(巿民之言)最低工資終露頭角着墨時薪見真章

492

  當局公布全面最低工資法案諮詢總結報告,報告提出在釐定最低工資金額水平時,某類指數並非唯一考慮因素,同時考慮僱主營運成本、僱員權益保障、消費者承受能力,以及社會營商環境等一籃子因素,從中取得適當平衡。同時,於法律實施滿2年後檢討最低工資水平。報告主要內容僅17頁,顯得單薄。

  這個建議,看來平衡了各方利益,然而,目前實施物業清潔及保安僱員最低工資為時薪30元,以此基準來看,市場上時薪低於30元的工作已經沒有可能聘得人手,而總結報告當中,認同應設立全面最低工資制度的意見佔90.4%,屬於一面倒支持立法。目前,某間連鎖快餐店的時薪已經是36元或以上,故此,訂定最低工資的時薪在多少落墨,才是勞資雙方的角力場,倘若把最低工資時薪落在30元,以自2016年實施物業清潔及保安僱員最低工資後,申請低收入臨時補貼的人數已減少,去年平均每季只有260人次申請,一項政策只能惠及260人的話,有違立法的初心。

  那麼,訂定落實全面最低工資,應有一套科學標準,配合政府的科學施政,而不是由勞資雙方拗個沒完沒了。參考澳門今年首4月錄得總體就業人口月薪中位數 16,000元,再把中位取折半,即最低月薪應為8000元,計算下來時薪應是38元,日薪304元,月薪8000元,金額每兩年一檢就可以有討論空間。

  另外,本澳首季總體失業率維持1.9%;其中,本地居民失業率2.6%,較上一期(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上升 0.1個百分點,同樣維持幾近全民就業的狀況,故此目前是落實最低工資的最好時機。

  誠然,大型企業有足夠能力調升時薪,甚至目前的時薪已近50元,但一些小企,的確會有一點壓力,故特區政府不妨籌設支援小企緩衝機制,設立低薪津貼,配合推行全面最低工資,如推行全面最低工資的首年起,在僱主確保支付僱員薪酬不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7至8成的基礎上,政府補助僱員薪金至法定最低工資水平,而接受補助的小商號需承諾每年調升僱員薪酬幅度,可以是3至5%,限定在3至5年內要直至與法定最低工資一致。

  當然,怎樣為小企作出定義,到底是以僱員人數計算,還是每年繳交的稅項計算?同時,一些每年盈利十分可觀的小企,亦不能參與有關機制,讓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