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更透明建內港擋潮閘還應協同珠中部署

613

  接近6月,本澳進入颱風季節,各方面對這個年度大自然現象,都不敢鬆懈。繼早前民防架構舉行「2019水晶魚」演習,雖然因當時遇上雷暴警告而中止戶外演練,引起社會一些反響,然而,畢竟「水晶魚」是一次應急演習,雷暴下中止戶外活動是為著參與民眾安全著想,當局如斯回應,也可以說在社會上會是見仁見智,而整體演習只要能夠實踐操練、查找不足,令到各方配合,協同應急抗災,便算達到預期目標,憑藉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有利查找不足和完善措施。

  從「水晶魚」演習,以及昨日舉行的模擬撤離演習,可見社會經歷「天鴿」、「山竹」兩次颱風挾著風暴潮襲澳,令到全民正視防災、抗災,重視未雨綢繆補足過去在施政、法律和應急部署上的缺失,正視原來過去我們完全欠缺防災避險和疏散的對策和設置,為此痛定思痛,補足短板,在「天鴿」以後短短一年,做好官民合作,終在去年「山竹」來襲時,有效發揮抗災避險的全局應對功能,市民也體會到特區整體的改進。

  當然,應急避險,需未雨綢繆,也需正視問題根源,從源頭解決,才能對症下藥,曲突徙薪,不用做「救火隊」,令到特區取得長治久安功效。正如,內港每逢風暴潮必水浸,天文潮也釀成海水漫過堤圍倒灌沿岸,這種「災害」,並非因為豪雨致雨水積聚難以消散,不能以單一做好內港低漥地區建造雨水箱涵集水排水便能抗禦風暴潮或海水倒灌。近年社會提出不少方案,如在內港沿海填海造地,提升沿岸路面高程抵禦風暴潮,也可藉此增加土地紓解內港欠地建設公共基建;又或,在珠海灣仔與本澳內港兩端之間建設擋潮閘,以便一旦洪水來犯,可以用閘門抗禦洪災,而這個構想,迅速得到中央回應,特區、內地也積極部署,急民所急。

  4月底,政府公示「澳門內港擋潮閘工程建設專案環境影響評價」,由於欠缺核心資料,社會僅知悉擋潮閘設計年最高潮位高程為3.85米,引致不少反彈聲音,憂慮這個高度與「天鴿」潮高相差無幾,勢難應付可能不斷攀升的洪水。因應社會這些憂慮,當局回應指內港擋潮閘高出路面4米多,等於可以較「天鴿」潮高高約1.6米,且考慮到安全系數,最終擋潮閘的設計仍會調整高度,並以安全、功能、經濟、美學方面多作考量,來訂定最適合的設計。可是,關於擋潮閘的資訊,向社會披露的始終不多,因而,各界,尤以內港商民,依然憂心忡忡。

  上周五,當局終於向城規會介紹內港擋潮閘方案,除公布擋潮閘比路面高出約4米,即可以較「天鴿」潮高高出至少1米等的基本資訊,還透露整個擋潮閘的組成、功能,包括全長537米,防洪標準為200年一遇設計,以至組成方面包括通航閘、泄水閘、船閘、泵站和管理區域,可以說,擋潮閘的建造經已「成形」,甚至連每次關閘時間約1.5小時、閘門結構等也有資訊供社會知悉。當局並表示擋潮閘仍處設計階段,有待中央環保、海洋、航運等部委審批,爭取年底展開基建銜接的前期工程。

  我們相信,在中央支持興建內港擋潮閘、造福澳門特區百姓的大前提下,加上珠海積極配合澳門,正如珠海市市長姚奕生早前便明確珠海支持澳門內港海傍區防洪排澇工程年內動工,足見,這個關乎澳門福祉,也是澳門珠海跨境水利建設,乃至可以上溯協同中山發展的跨區份項目,必定能藉著各項論證獲得通過以後,可以快馬加鞭啟動工程建設。但是,期間當局還應保持高透明度,向本澳社會透露相應資訊,以免居民,尤其是內港低漥地區商民會因欠缺訊息對工程產生負面情緒。當然,內港擋潮閘既然涉及海域,也涉及跨境基建合作,特區更應取得中央支持,以及和珠海、中山等緊密協同配合,才能讓這個關乎澳門內港、珠海灣仔,以至中山堤圍水利建設,成為「共贏」基建,從而,彰顯造福澳門後代,為「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排解洪澇災害,完善營商和居住條件,讓居民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