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政府罕有施壓公開文件顯雙重標準

121

  就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針對行政長官宣告「海一居」土地批給失效所提出的司法上訴,終審法院已於作出確定性裁判,判決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敗訴,並確認行政長官宣告土地批給失效行為的合法性。

  根據終審法院作出的裁判,按照相關法律的規定,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應當承擔合同不能履行的法律責任,向樓花購買者作出賠償。奇怪的是,不是由小業主進行訴訟,又或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主動賠償,而是由政府罕有地發出公開信,敦促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遵守合約精神,履行法律責任及社會責任,甚至提及損害樓花購買者的利益,特區政府將不排除採取進一步行動。但,哪是甚麼進一步行動?不得而知。

  除了這封公開信的壓力,還有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於月初公開2014年一封文件,指保利達洋行曾書面向政府承諾「如日後依法不獲再批給該土地,承批公司不得向澳門特別行政區索取任何賠償或補償。」有律師認為,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公開的文件無法律作用,不會阻止保利達向政府索償。

  本欄非站於任一方,只是覺得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公開所謂的文件,做法令人質疑。很多政府與民間企業的文件,通常都不會公開,例如澳門政府與輕軌列車供應商解除購買額外車廂合約,要賠償3.6億澳門元,文件從未公開。現在,當局的做法,顯然只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文件來公開,對自己不利的,則拒絕披露,如斯的施政手法,特別是公開訊息的標準不一,其實在損害自己的管治威信。

  1989年,當時的澳葡政府頒布第73/89/M號法令──澳門檔案法,1952年就已經有澳門檔案館,根據檔案法,所有官方文件如政府公報的官方文件、立法會文件、法院文件和自治公共機構文件等都會被開放查閱,看起來很公開和透明化,但當局鮮有說明如何查閱。倘若按澳門檔案法第十八條,公眾要查閱公共檔案,只容許查閱其文件之制訂時間超過30年之公共檔案,倘若以此標準來看,有關輕軌賠償的文件,要待2048年才會被公開,屆時已經是只有歷史價值的文件了。

  目前《一般行政檔案保管期限表》與《紙本檔案數碼化技術規範性指引》兩個草案的立法工作仍未有眉目,立法的工作還有見進入跑道,官員這種選擇性公開文件的日子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