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政府勿違四年半上社屋承諾

1000

  修訂社屋法引入恆常申請機制,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政府已與立法會一常會完成討論修訂社屋法法案,政府將在1至兩星期內向立法會提交最後文本,預計今個立法會期內可提交立法會大會審議,讓人看到「上樓有期」。羅立文稱,修訂社屋法生效後,市民隨時可申請社屋。本澳現已建成的社屋單位有1.4萬多個,在建的有2868個,近1.7萬個單位的確可足夠居民使用,但羅立文「拍心口」說有信心社屋上樓期為4年半,難免令人質疑,更何況他會否留任還是未知之數,這個「有信心」恐怕只是留待下一屆政府「找數」。

  既然政府的公屋規劃要達到「社屋為主」施政理念,但眼下台山中街和望廈社屋二期的興建進度,就令人憂慮這個4年半上樓承諾會否「跳票」,拖延居民上樓的時間。

  新社屋法生效前,政府會優先處理最近一期6000多個社屋申請,即是現時社屋制度中所設的臨時社屋輪候補助還會保留一段時間,紓緩社屋輪候家團應對高租金的壓力,但多年來有關補助仍為臨時措施。未來社屋申請恆常化後,又會否保留相關措施?該措施一直被社會批評是為私人租務市場「托市」,究竟每年支出多少公帑?當局宜向社會交代。

  2017年7月,一對父女涉沒有更新入息情況,不法取得社屋輪候家團住屋臨時補助4.25萬元,初級法院裁定兩人一項巨額詐騙罪成。今年則有人被揭發有900萬元存款仍居於社屋單位。故此,富戶退場機制未能有效發揮作用,居於社屋人士只會千方百計隱瞞而不願意主動申報經濟狀況,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社屋居住者實際上不能銜接購買經屋。

  當局一直強調「社屋為主,經屋為輔」,但實際上社屋富戶退場後,不具備購買經屋的資格,只能與一般市民一樣,待「有屋可派」時申請。誠然,指定社屋富戶具有優先購買權也不實際,所以在高樓價環境下,要麼做低薪工作,要麼退場後改租私人單位,但倘若薪酬被租金「吃掉」,退場的意義看來不大,間接也浪費了社屋資源。

  要解決問題的根本,就是要多建經屋,遺憾的是政府計劃今年接受申請新城A區約4000個經屋單位,當中約25%屬1房單位,石排灣居雅大廈經屋約400個空置單位,再加業興大廈300個空置單位,看來1房廳的經屋單位非常充裕,也間接反映當局規劃失當,評估不足,我們大膽建議,這些1房廳單位,能否改作社屋提供予有需要的社屋申請者?較空置浪費社會資源來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