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推動官員問責跨部門合作利行政改革

336

  年初,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表示,法律已規定領導主管的權利和義務,但採用的是一般工作人員的紀律制度,因此出現不協調之處。政府研究領導主管紀律責任的法律,希望今年提出建議方案,惟今年僅剩下1個月,會否又拖沓到明年,甚至「彈票」,還是未知之數。

  要鼓勵領導主管有所承擔,而非怕問責、怕風險而不敢做事。局級官員有1100薪俸點的月薪,處長則有770薪俸點,即是擔任領導及主管,月薪可達7萬多至10萬元,領導及主管有權有薪酬,卻可以不用被問責,教社會埋怨。

  問責制度最令人有深刻印象的,要數前氣象局局長馮瑞權,因為颱風「天鴿」遲緩通報一事,颱風來勢洶洶但預警不足,明顯屬「不作為」,中級法院合議庭就馮瑞權提出的司法上訴作出裁判,撤銷行政長官向馮瑞權科處撤職紀律處分的行為。其後,行政長官經聽取法律分析,決定就該裁決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至今未有最新消息,難以判斷能否體現向馮瑞權「問責」,但,已顯示舊有制度的不足,當局一定要完善官員問責,讓亂作為、不作為的官員受到懲處。

  除了官員問責,公共行政的另一弊病是跨部門合作機制,社會多番催促檢討完善,年初,張永春也提到特區政府從道路開挖這個涉及跨部門和長期困擾民生的項目入手,初步認為現時法律未能對解決相關問題提供支援,只表示有需要制訂專門法律明確各部門及利害關係人的責任及工作流程,可見當局多年下來的工作未見寸進。除了上述兩項民生問題,其他涉及跨部門合作的公共服務,都存在分工不清、協調不力等問題,導致困擾市民的問題長期無法得到解決。

  張司長提及的道路開挖問題,其實交通高等委員會於2009年3月設立了「道路工程協調小組」,這個小組成立11年以來,至今的道路工程未見有大幅減少,居民仍苦受道路重複開挖的困擾;今年年初,因應疫情影響,當局快速開展多項掘路工程,惟在本澳疫情緩和後,道路工程仍然有增無減,同樣也是官員不用問責的表現。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的抗疫成果總體得到居民好評,抗疫成效顯著,開創了跨部門合作成功的先河。除特事特辦外,針對日常工作,我們相信,只要政府拿出決心,提升跨部門工作成效,分析查找跨部門合作存在的問題並提出解決建議,推動跨部門合作,公共行政才得以暢順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