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抓緊社會脈搏及時回應加強官民溝通

650

  上周五,特區政府兩個部門分別回應社會憂慮的兩個議題。針對《民防綱要法》法案建議設立「謠言罪」,社會憂慮會打擊言論自由,容易導致以言入罪,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向傳媒表示,當局重新檢討《民防綱要法》有關在突發公共事件下防礙公共安全、秩序和安寧罪的條文,並將法案新文本送交立法會常設委員會。他強調新條文嚴謹造謠定義,在字眼上更明確,相信不會存在灰色地帶。同時並會廣泛宣導,讓社會更清晰了解,釋除公眾對條文的疑慮。當局會開誠布公,歡迎各界繼續就法案發表意見。

  此外,因應廣東省發布《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當中有條文提到「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和市場監督體系建設」,訊息早前被外地肆意渲染會引伸至港澳特區實施,更將這一制度抹黑為用以監控公民的工具,因而引發本澳社會關注。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為此於上周五發出新聞稿闡釋,按《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原則,堅守「一國兩制」下粵港澳不同制度,澳門特區有自身的治理體系構成的社會信用評價體系和保障與支撐,所以澳門不會實施內地的社會信用評價體系。

  從兩宗事件,讓我們看到,澳門特區在發展進程中,不管是完善法律工具,又或我們正視的要主動積極融入大灣區發展,儘管在施政上一些事兒從當局角度設計推進是正常不過,但,換一個角度,從社會上看,由於憂慮公權力不受制約,容易損害公眾權利,以至因為對相關措施不了解,甚至所接收資訊片面、有誤導成分,容易構成社會憂慮。為此,實在有必要由當局詳細解釋,且需要關切社會反饋意見,將法案條文,以至施政措施予以完善。在廣納民意、加強官民溝通下,才能有效化解社會憂慮情緒,有利推進政策實施。 

  正如,民防法立法,因應本澳重大突發事件和自然災害,以期制訂法律工具各司其職。當中,針對如在颱風期間一旦有人造謠,可能對社會構成恐慌,這種破壞力或甚於災害的打擊,從而有必要在重大災害的特定條件下,立法懲治造謠者和傳謠者。惟是,怎樣更好平衡言論、資訊自由與管控造謠傳謠,在訂立犯罪要件上,便一如黃少澤司長所言,需要將罪行定義得更嚴謹,不存在灰色地帶,才能消除社會疑慮,有利訂定法律工具。

  另一方面,可以預見,澳門特區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特區擴展發展空間,推進產業適度多元,加快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舉措,對小小一個澳門,是利大於弊的發展進程,且能發揮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顯然是多贏的格局。可是,因應粵港澳屬於「一國兩制」下3種體制、關稅區,除了需要打破制度壁壘加大聯通和融合力度外,一些制度,卻又應保留本澳的特色和保障,才能真正踐行大灣區發展原則,確保「一國兩制」下照顧到3地不同的制度,從差異化中實現優勢互補。

  儘管,廣東省提出的3年行動計劃訂定「 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從條文中明確指出「研究制訂廣東省社會信用條例……建成全省統一的市場監管資訊平台」,可是,卻被境外別有用心者抹黑,發布不實宣傳指這個體系會延伸至港澳特區,更誣捏為「監控公民工具」,這消息在境外引致不少公眾信以為真,並迅速傳播至港澳,引起公眾疑慮。政發局為此澄清廣東省社會信用體系不在本澳實施,更指出在「一國兩制」下,跨境合作事項需3地或兩地政府協商落實推進,部分事項甚至需要中央政府部委協調推動解決,除了釋除澳門居民疑慮,更可以助力廣東省推行的政策措施闢謠,遏止謠言傳播,以免蠱惑人心。

  當然,我們相信,隨特區加快發展,以及主動融入大灣區建設,今後還會不斷有一些關乎公眾權利,又或是特區權益,以至因謠傳誤導產生的社會疑慮。但,重要的是政府須及時察覺社會脈搏,及早回應公眾關切議題和澄清,免於社會疑慮深積構成民怨。今次政府兩個部門回應社會的表現,值得作為日後施政參考,才能真正有效做好官民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