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打擊假結婚增加中介者刑罰

267

  本澳去年(2020年)獲發居留許可人士有3076人,當中2585人以夫妻團聚方式獲得居留權。最近3年每年以夫妻團聚來澳定居的申請個案有2000至3000宗,大部分為內地居民。另外,身份證明局回覆傳媒查詢,最近5年因「假結婚」定罪而被註銷身份證個案共有4宗。以當局近5年來不時揭發「假結婚」案件,伎倆層出不窮,也稀奇古怪,惟5年下來只有4宗被註銷身份證,比例偏低也不成比例,當局得解釋為何警方打擊的案件與註銷數量不符。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曾表示,現時假結婚以偽造文件罪處理,沒完全對應假結婚的罪名,警方多年來處理的假結婚個案,由於犯罪構成不明確,加上司法官和檢察官對假結婚案有不同理解,因此入罪機會微。誠然,婚姻關係的私隱度很高,外人難以得知實況,保安司司長黃少澤過去亦稱「夫婦婚後也有是否一齊住的自由」,有沒有溝通也非外人所知,所以要外人來定性婚姻關係的「真、假」並不容易。既然我們相信司法公正的話,亦得讓居民知悉不同理解的原因。

  目前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討論《修改出入境管控制度法案》,法案提出假結婚、訂立勞動合同可被科處2至8年徒刑,社會的取態大表支持,認為修法有效遏止假結婚,但同時也要打擊促成假結婚的中介人,畢竟除了犯罪者自行尋找「合作」對象外,在有利可圖下,出現這些中介人也不足為奇,故我們支持在法案內加入協助者的刑罰以加大阻嚇力度。

  澳門目前有不少婚姻介紹所,當中質素良莠不齊,過去亦揭發有介紹所就是從事「假結婚」中介行為,既然第16/2020號法律《職業介紹所業務法》將於3月15日生效,而地產、保險等中介行為都已經受法律規管,如這種婚姻介紹所同樣從事中介業務,是否需要立法規管,值得討論。

  其實,有不少個案的其中一方,為了子女能取得居澳資格,往往虛報父母親名字,故此,在審批其子女來澳取得身份證的同時,也有需要提交親子鑑定報告,確認真實的父母親關係才予以審批,充分利用科技手段,以及加強與內地政府溝通渠道,防止申請人提交偽造文件。同時,政府也要繼續宣傳涉及假結婚的援助個案,透過互動的交流深化認知假結婚可能帶來的社會問題及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