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強化監管電召的士重回服務正軌

2891

  上周,1途人在雅廉訪大馬路斑馬線被電召的士撞斃,在安全過路設施過路竟遭不測,社會批評電召的士司機存在嚴重駕駛問題。其後,有自稱電召的士司機人士把矛頭直指公司將車輛分租,導致司機要負起全日車租,惟有鋌而走險「疲勞駕駛」和「駕駛時使用手機」搶接通訊軟件的「訂單」,邊駕駛邊「搶單」,當局無視的士司機駕駛時使用手機的問題,是另類不作為。

  然而,該公司在競投經營的士客運業務特別准照的標書中,列明部分車輛會給予分營公司管理,同樣以公司制運行,因此不存在個人司機的狀況,目前要求入行的司機到分判公司工作,而分判公司如何運作,外界不得而知。該公司過去曾表示倘發現投訴屬實,對司機會有處罰機制,包括發出書面警告,取消年終獎金等,嚴重的會解僱司機。然而,以目前分公司按分判營運模式運作,社會憂慮難以直接監管司機的工作情況。

  今年6月,《特區政府公報》刊登澳門電召的士服務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度報告,電召的士公司錄得虧損516.8萬元,疫情下還未算十分嚴重的虧損,惟怎樣扭虧為盈,電召的士公司也得想想辦法。

  回顧過去舊有電召的士公司,由於「黃的」應召率低處未算低,且應召附加費未能談妥等原因,政府決定不與宏益電召的士公司續約,令市民無車可坐。其後,目前的電召的士公司取得經營權,但又出現新問題。然而,只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下,居民和旅客對的士服務需求減少,才出現「車求人」狀況,倘若社會經濟秩序回復正常,肯定還會出現「人求車」的情況。

  電召的士要真正解決舊區以及居民能夠搭到的士的服務,黑色的士則可以到各口岸和酒店排隊,以服務旅客為主。當局在舊區劃出的士站讓電召的士等候,惟往往都是泊滿「人去車空」的電召的士,根本有違當局設立電召的士站的初衷。

  至於交通局有沒有監察電召的士的資訊系統,評估其應召率有否達標,有多少張訂單被司機或公司無故取消等,這都是交通局要負的責任,否則就是政府監管不力。對此,我們期望電召的士的競投條款,應禁止以分公司方式合作,要求電召的士公司直接聘請司機,才是上策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