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廉政審計多次要求公開社團帳目無影

504

  廉署發表2020年度工作報告,各類涉貪工作同樣層出不窮,對於近年較為突出的各類社團或機構詐騙政府資助的案件仍然高居不下,當局只能繼續嚴厲打擊。廉署報告披露有社團的幾名主要負責人涉嫌長期詐騙社會工作局的資助。經調查發現,社團的負責人與社團的會計人員合謀,偽造文件瞞騙社會工作局詐騙資助,使公帑遭受嚴重損失,涉及金額提供逾200萬元。另一宗是有社團的理事長向勞工局申請活動資助期間,呈交了不實的酒樓餐費收據及活動報告,誇大當晚實際筵席數目。

  澳門有約8000個不同類型的社團,並持續增加,不少居民1人身兼多個社團的會員甚至理事會成員,可以說澳門是個社團社會,舉辦活動少不免申請資助,但澳門收取公帑資助的社團從來沒有受到太大監督,行政當局和澳門基金會一直對社團有所資助,並採取「低透明資助」方針,只須按季度在《特區公報》公布受資助者名單以及總金額,至於當中受資社團每項花費如何,公眾一直不得而知。

  2/99/M法律《結社權規範》第19條訂定金額,若社團收取公共實體的津貼或資助超出金額,須每年將帳目於其通過後翌月刊登於本地區註冊的其中1份報章上,惟長年未有執行有關條文,造成有法不依情況。

  縱使廉署強調,各公共部門及各類公共基金必須切實推動公帑資助的防貪機制建設,透過事前審查、事中監督,以及事後監察等多層次、多方位,建設長效動態的防貪機制,盡力保障公帑合理運用。然而,到底目前社團還有否因應同一個活動而向政府部門和澳門基金會重複申請資助,卻不得而知。

  其實,廉署2020年度的報告並非「大新聞」,回顧2003年,審計署發表針對公共部門資助不規則狀況的報告,指出公共部門發放資助的職能範疇重疊,部門之間沒有清晰分工,造成資源錯配,未能合理善用公帑。當局有必要設立部門發放資助的協調機制。

  可笑的是,18年過去,無論審計署還是廉署已經在這18年間反反覆覆指出,當局有責任公開資助清單,但這個漏洞仍然存在,所謂的協調機制不見蹤影。只要把社團資助帳目攤在陽光下,違法行為或浪費公帑的情況就會大大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