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外賣店強制登記一拖五年顯行政低下

321

  上屆政府計劃2019年對未受牌照制度規範的外賣店及網購店強制登記的承諾已經「彈票」,今年4月,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表示爭取今年內推出,且以行政法規強制登記,不使用行政准照制度實施,以免拖長商戶申請程序。張司長日前又說把措施推遲至明年,回顧政府早在2016年有外賣店進行自願性登記,惟最終效果欠佳,市政署未能掌握所有外賣店地址、負責人等資料,令巡查出現困難,這個由自願轉為強制也一拖5年,是行政效率低下的一種體現。

  今年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居民只能留澳消費,而年初至年中,當局呼籲避免堂食,外賣店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縱使外賣店有開業登記,亦受食安法規管,但,今年7月治安警在氹仔一住宅單位搗破1個非法食品加工場,發現工場每日屠宰加工300條鮮魚,在網民「起底」下,工場供應某電子外賣平台的店舖,有人發現該店舖的註冊地址,同樣有3、4間外賣食店註冊使用,足見規管外賣店更是逼在眉睫,必須外賣平台不能發布未登記的外賣店,杜絕問題。

  外賣店環境衛生、食品品質、消防和油煙排放等都沒有標準,要追查食物安全的問題,從追溯食品來源、回收食品,以至調查、搜證及執法都存在困難。

  張永春曾表示市政署將透過強制性登記制度,將加工處理食品的場所納入相關管理體系,將在8月向業界及社會公布,惟日前表明暫不考慮推行外賣店發牌制度,由於問題複雜,明年會先試行強制登記,先規管外賣店的衛生環境,具備條件再考慮推行發牌制度。

  我們不禁要問,這個登記制度也沒有門檻,是否只登記,再由政府部門人員巡查?市政署又有否足夠人手完整巡查市面所有外賣店?在行政長官要求不能增加公務人員的狀況下,巡查逾千間外賣店,看得出有點難度。

  此外,香港有不少商場,招攬持外賣牌的咖啡店或輕食店,再在商場內設置座位供顧客進食,變相成為餐廳。眼下,澳門有不少大型商場或博企都存在這種模式,當局在規管外賣店時,宜一併考慮這種狀況。

  針對外賣平台,未必會顯示實體店地址,可能出現多店使用同一廚房,出品不同食物的狀況,要杜絕情況,未來規管又會否限制1個地址只能登記1間外賣店?不過,市面上有不少外賣店有「一劏二」的劏舖情況,關鍵是要杜絕外賣平台出現虛擬外賣店,當出現事故時當局難以追查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