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周邊競爭日大國際旅客從何而來

239

  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日前出席港澳旅遊業界交流會午宴致辭時特別提到,香港旅客入境數字近日顯著上升,港澳兩地交流有序恢復。香港作為澳門入境旅客的第二大主要客源市場,是澳門恢復旅遊經濟活力的必要條件之一,亦是澳門多元旅客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故旅遊局除了找來香港網紅做推介外,也找來香港旅遊業界考察澳門,期望可以增加更多港客。

  誠然,自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往來港澳更便利,當局這麼做,間接反映這個做法不得不承認澳門嚴重依賴內地和香港客源,而台灣地區則是第三大客源,賭牌甄選評標共有7項準則,當中開拓外國客源的評分佔一定比例,只是,當局認為原6個博彩牌照延續,10年後國際旅客上升1倍,是很容易的事。但,官員只有盲目預測,不見有甚麼實際數據支持,也不見有政策推進。我們重申不是下注的金額多一點就能吸引旅客,博彩客是享受服務,政府有甚麼板斧吸引外地旅客,從而10年後的國際旅客數量可達2019年前的1倍?

  回顧2019年全年入境旅客按年上升10.1 %,但以內地和香港旅客為主,而他們平均逗留時間為1.2日,還是很短,而2019年當中有300萬名國際旅客,2033年要提升至600萬人次,社會憂慮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澳門周邊存在開賭競爭,如目前已經成熟的新加坡,當地治安、休閒設施、美食等配套,可以與澳門爭長短,而有意開賭的日本,更以服務著稱。更遠的拉斯維加斯更不用說,當地配套完善,更有劇團、歌舞表演等綜合元素,反觀澳門連1個劇團,1個長期舞台表演也難以支撐,相形見絀。其他國家和地區在休閒設施上更勝澳門外,更重要是娛樂場能夠為博彩中介人提供更有利的碼佣交易。

  對此,怎麼吸引更多國際旅客來澳,應是當局要思考之處,而不是眼看每日有多少旅客,看到近日每天有5萬多人次旅客便十分雀躍,忽略了旅客結構,也無視澳門的競爭力不再,也沒有去面對,即使澳門未來日均有10萬名旅客,但博彩稅收水漲船高的風光日子一去不復返,故怎樣緊盯旅客數字,對庫房收入意義不大。退一步而言,旅客數字再多卻鮮有國際旅客的話,這樣無法令澳門走出旅客結構失衡的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