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加深認識國家推動創新促澳可持續發展

215

  澳門特區要發展,而且,是需要找到可持續發展之途,促成經濟適度多元化,早已擺上議程。但是,20年來,是一種「建基」式打好特區根基的「固本培元」模式,從特區初建時「一窮二白」,財政、基建、人才難以應付本澳提速發展所需,以至2002年開放博彩業經營權為這個小城市找到「財力」來推進各方面建設,一時間,又掉入粗放型發展,推高了樓價物價的惡性發展形勢;及至旅客多來,旅遊博彩業興旺,又衍生「逼爆」問題。

  當然,今天人們具共識地認知,博彩業一業獨大,雖然為澳門特區提供滾滾財力,可是,對人力資源和各種要素的「拉動」,也是一種「掠奪式」、「粗放型」發展漏弊,不可能持久,且會衍生各種風險,因而才會有「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以賭帶動非賭發展」的訴求,將博彩業規範於健康發展,來造就本澳可持續發展之途。

  正如本欄昨日所指,本澳面對很多制約,令到「市場」畸變,怎樣突破制約,結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泛珠合作和「一帶一路」倡議,確能提供我們很多「+」的空間和可能性,以便造大市場的「餅」來營造「大市場」。當中,毫無疑問,會關乎澳門居民「認知」問題,設若我們都以今天的成績自滿於「小確幸」,又或僅以澳門30多平方公里土地看作是自己唯一生存發展的「舞台」,那麼,可以想像,以這種短視,澳門總會有一天受制於不思進取的自我局限、封閉,屆時要跳出這些制約和框框,已然太晚!

  昨日舉行的海峽兩岸和港澳經貿合作研討會,可以說,當中發言者提出來的思路,正為澳門特區廣大民眾敲響了警鐘,至低限度,大家必須深明今天單純以澳門30多平方公里土地、有限的產業結構、 人口組成和財力優勢,其實在未來世界、區域發展中,可能是「不堪一擊」的「曾經擁有」,終會「老化」難以趕上時代發展步伐。要與時俱進,要以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便應打破人們的「思維」框框,拓展視野,將澳門連接大灣區、泛珠、「帶路」,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高瞻遠矚來謀劃澳門特區可持續發展出路!

  這在當下,需要具備危機意識不斷補足本澳制約短板,以推動廣大居民,尤以年輕人放眼國家這個大格局,再拓展視野到區際、國際的「全球化」發展。可見,當中任務相當緊逼,容不下政府、社團等怠慢,且需要不斷夯實一代代年輕人承傳這份職志,為他們更好、更深入了解澳門特區、大灣區、泛珠、「帶路」,以及整體國家和世界各地的關係,不管是開拓視野確立年輕人生涯規劃,學有專精謀劃自身發展的舞台和空間,及至到大灣區創業興業,又或聯袂灣區、泛珠、「帶路」、葡語國推動科技創新豐富澳門特區多元化發展內涵,可以看到,今天我們應以強烈緊逼感來看待千載難逢機遇正展現眼前,時不我待!

  尤以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箇中制度優勢就是我們很好的發揮舞台!正如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說,澳門要解放思想,大灣區城市間的差異,既是加快融合的難點,也是優勢;而中總會長馬有禮更直言,澳門要多做制度創新融合先行者,以上這些,莫不直指澳門人要認真認清到底我們有甚麼優勢、困難與挑戰,只有勇於突破,才能攀上新高地,而這些,除依賴政府、社團助力,歸根究柢,還在於我們的年輕人要具備廣闊視野和朝氣,勇於開拓,正如全國政協副主席高雲龍說,大灣區要增進青年共興共融,當中正點出,在「一國兩制」下推動制度創新,加快融合發展,促成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有賴年輕人解放思想,加深認識國家、區域合作,匯流到規劃創新上去,澳門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