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出租酒店床位無助打擊非法旅館

687

  政府提出修訂酒店場所業務法律,建議增設能以床位形式出租的經濟型住宿場所,以目前本澳酒店入住率及價格偏高,有關建議可提供廉價住宿,吸引不同客源,尤其背包客,亦可延長旅客的留澳時間。然而,我們相信不會有酒店更改為床位房,只能待設在低層樓宇的旅館改建而成,以至開設「太空艙」的膠囊旅館。至於修法能否解決非法旅館問題,我們相信作用不大,只要經營非法旅館不以刑事入罪,任何措施都是「隔靴搔癢」。

  現時入住非法旅館的主要是俗稱「扒仔」人士、販毒或吸毒人士,以至偷渡者和逾期居留人士,他們就是想不用登記證件住宿,逃避警方偵查,顯然當局擬推出的出租酒店床位措施確難以符合他們需求,且因入住登記時出示的留澳期限「紙條」最多只是30天,對逾期逗留人士而言,根本無所遁形,這才是非法旅館最大的吸引力和賴以「生存」的空間。我們估計,當局期望透過小修小補,以為廣開廉價住宿門路便能杜絕非法旅館問題,其實不然,足見官員施政根本不掌握問題核心。

  早前,1名入住澳大研究生宿舍的宿生兼當「房東」,在民宿網站放租,校方知悉後即時勒令涉事宿生遷出宿舍,足見有人認為廉價住宿,以至「黑市住宿」有價有市。退一步而言,當局又有甚麼措施鼓勵業界增設出租床位的廉價酒店?又或在原有賓館部分房間改為共用房間,但目前的兩星酒店以至賓館,入住率多少?當局未有一併公布,故要有數據,才能知道廉價酒店的需求,且我們擔心有沒有業界願意投資?

  除了開放床位形式的出租予旅客外,澳門目前未有開放以床位形式「租屋」,但不少外地學生或僱員,以「合租」方式遊走法律灰色地帶?反觀香港,設有《床位寓所條例》,經營12個或以上床位須申請牌照,經營不足12個床位則可避過監管,當地由於單身人士公屋供不應求,近年愈來愈多將單位劏為床位出租。

  故此,既然開放酒店場所業務法律,那麼私人租務市場,又能否容許業主以房間或床位的形式,以兩年為限的長期租賃合約,與目前的租賃樓宇法律一致,開放這種模式,或有利理順目前不少人以「合租」方式遊走法律灰色地帶的問題。同時,亦能吸引業主把房屋出租,令租務市場活躍,不致出現空置單位,浪費土地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