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停一停想一想做好輕軌項目整體規劃

206

  立法會上周辯論「應否變更或終止目前的輕軌工程」,會上引起議員間不同意見交鋒,似乎在「停建輕軌」上與社會一些聲音相呼應。可是,當細味議員發言內容,又是另一番景象,不能以「停建」的「人頭」作為對本澳發展輕軌集體軌道交通項目的簡單「表決」,概因,其中提出來的觀點,正正擊中特區政府建造輕軌項目的漏弊,以至可以說,透過議員辯論,為社會提出了市民憂慮和一種共識,我們是時候「停一停、想一想」輕軌工程這個「願景」怎樣才能有規劃落實,配合澳門特區長遠發展。

  之所以社會有停建輕軌這一說法,在於一拖十多年的公共工程,要待至今年下半年才僅有氹仔線通車,特區政府面對社會質疑工程超時、超支,審計署直斥500億「埋唔到單」而益增市民想像輕軌變成「大白象工程」幾無懸念,那麼,政府的回應可以說教人失望。

  在議員窮追猛打下,羅立文司長還是那句「難以交出整體預算」,儘管他陳述的理據有立足和支撐點,可是,面對社會情緒化的「檢驗」,便掉入了「推搪」的指摘,也可以說,羅司長的坦言欠缺政治公關技巧,容易令公眾掉入民粹,難以理性思考。

  至於輕軌整體規劃,政府回應僅是完成氹仔線後,會接駁至媽閣站,再依次為石排灣線、半島東線,羅司長強調任內不會建澳門內港線,正因這種鋪排,與社會關注輕軌澳門內港線和接駁橫琴線的期許出現落差,甚至社會產生無奈感,才在諸多因素交織下,引發社會「停建輕軌」的意見,且不斷蔓延。

  為此,立法會辯論「停建輕軌」,可以給予我們溝通、交流不同意見機會,查找問題所在,才能對症下藥。而在會議中各種意見聚焦,也可以說,「停建」只不過是激發大家思考問題的「導引」,以至在辯題上,也是「應否變更或終止目前的輕軌工程」,可見,議員反映社會意見或發表觀點,都在於目前輕軌工程欠缺科學的整體規劃,而政府提出來的線路,又未經社會探討便視為「輕重緩急」,才要「停一停、想一想」 。

  還有,「大白象工程」標籤了輕軌項目,除工程超支,「500億埋唔到單」的問題外,輕軌項目營運,以及票價難以支撐開支,都是社會憂慮,究竟這個「超級工程」是否具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概因,倘未來線路增加,在營運開支上,顯然是特區政府不斷「輸血」的項目,當本澳經濟環境變差,政府稅收下降,能否「孭」起這項龐大開支,必是社會疑慮焦點。

  因此,我們希望特區政府能夠趁成立「私人公司」營運建設輕軌項目的契機,停一停、想一想,與社會溝通交流意見,做好輕軌建設的整體規劃,不妨向國家提出要求協助制訂輕軌發展布局,從線路建議,怎樣對接橫琴,科學地提出短中長期發展規劃,博得社會信心。

  此外,關乎輕軌營運的經濟、社會效益,社會必須認清這項集體軌道交通運輸項目,根本難以透過票收來支撐運作,為此,應藉科學分析,輕軌對本澳整體陸路交通布局優化,對居民、旅客出行,為接入區域發展所起到的作用。概因,集體軌道交通倘僅僅計算成本效益、經濟效益,它必然是「蝕本生意」。但,將便捷出行、節省時間「換算」成經濟效益;將「公交優先」以輕軌為主、巴士為輔紓解路面交通壓力,釋放私人車輛行駛壓力;將輕軌納入公共服務完善供應和推進民生水平;將輕軌配合「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打造澳門特區城市建設和提升國際競爭力⋯⋯這一切,都是社會效益的體現。

  「停建輕軌」社會意見,我們認為,可以作為政府一項鞭策,加強與社會溝通,「停一停、想一想」,澳門特區需要的是怎樣的整體輕軌項目,政府除要做好預算、運營工作外,更應控制工程開支避免嚴重超支。而當下,是時候為這個重大工程項目「把脈」,出台未來短中長期輕軌整體規劃,回到實際,才能挽回社會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