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主動找出自殺傾向者減憾事

121

  本澳去年第四季自殺死亡個案按季稍回落至15宗,不過去年全年自殺死亡個案共80宗,是新冠疫情爆發3年來最多的1年。然而,翻查資料,其實也不是疫情的自殺個案就特別多,2014年自殺死亡個案較2012年的44宗升幅達63%,有72宗。而世衛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有逾70萬人死於自殺,即每100例死亡個案中有1例屬自殺。

  不過,我們再比對2014年死亡人數為1939人,即每37個死亡個案就有1宗是自殺,高於世衛數據。同樣,2022年首3季死亡人口達1800人,由於當局未公布去年全年死亡人口,我們以12月疫情採「開放」管理,有近600人死亡算,初步推算全年死亡人口約2400人的話,每33宗死亡個案有1宗屬自殺。無論怎樣,澳門的自殺個案都高於世衛數據,值得注視。

  雖然自殺成因錯綜複雜,往往涉及精神疾病、心理因素、頑疾、社會人際關係、經濟壓力等,但間接反映澳門社會發展急促,人際關係和經濟變化大,也是自殺個案增多的主要原因。

  回顧當局近年發出的自殺數字相關新聞稿內容,只是再三強調要「多聯繫、多溝通、多關懷,並鼓勵受情緒困擾的人積極尋求專業協助。」事實上,這些流於呼籲的口號,無助解決問題。

  首先,衛生局公布的資料能否更詳細?當局只透露自殺者年齡範圍,年齡介乎22至96歲。但,能否以年齡來分組?這樣才可以讓社會看到自殺年齡層分布的光譜。又或可否公布死者是否獨居人士?在澳門,自殺被視為「禁忌」,謹慎甚至避諱討論,乃至有些思想保守人士,連死亡也不願多談。澳門有社團協助預防自殺工作,但都隱於一些傳統社團的總會內,又或以「生命熱線」來代替,不像香港,團體名稱鮮明地表示「預防自殺」,1個意簡言賅的團體名稱,可能會幫助更多人。

  誠然,每名自殺者至少影響5至6名親友,這樣推算去年約有400人的情緒也受到影響,而自殺問題的社會成本很高,關鍵是預防自殺,最大困難是部分市民因自尊心或覺得「自己沒有問題」會影響聲譽而不會主動尋求專業輔助。因此,尋找隱性自殺傾向者,或多留意身邊人的情況,是不二法門。

  當局不妨制訂防止自殺措施,例如參考香港,在超級市場及便利店存放炭包的貨架均會上鎖,要買炭的人都須先聯絡職員,減少市民容易接觸自殺途徑的方便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