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中葡平台宜增實質操作擴戰略效益

63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舉辦部長級特別會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透過視像方式致辭,他提出3點建議,包括共同維護和平、合作抗疫等,相信在中國與葡語國家共同努力下,兩者互利合作將穩步推進。其中,赤道幾內亞共和國正式加入中葡論壇,成為第九個與會葡語國家,增添了中葡論壇的認受性,也是中葡論壇第六個非洲國家,鞏固了「中非友好合作大家庭」。誠然,自「十四五」規劃提出支持澳門參與、助力國家全面開放,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擴展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功能」,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如今,新增1個與會葡語國家,澳門應當更充分利用「一國兩制」制度優勢,用好用足中葡平台功能,只可惜中央政府多次耳提面命,澳門目前的平台進度還是「拉牛上樹」。

  然而,澳門每年有不少修讀中葡翻譯的畢業生,惟他們只嚮往投身政府部門工作,始終一入職有月薪4萬多元,最終月薪可達7萬多元,與私人市場差距相對較大,而且到私人市場工作,除要熟稔葡語,還要熟悉葡語國家經貿和投資的規則。除了人力資源,還有澳門如何作為平台,作為引領內地企業和葡語國家企業走出去引進來的問題。

  無論是內地企業或葡語國家企業,都面對經營成本高和缺乏與國際市場產業鏈接入的問題;再者,當局強調澳門可以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平台,但多年下來未見有葡語國家到大灣區創設大型企業,僅見葡語國家產品銷售點,不過是雜七雜八的「賣場」而已。本澳與葡語國家的貨物貿易額於去年達到7.3億澳門元,較2003年增長3.6倍,相對內地與葡語國家的貨物貿易量由2003年的110億美元,穩步增長到去年的2008億美元,澳門僅有0.03%,相形見絀。

  翻查資料,既然廣州南沙開發區港正規劃建設關於葡語系國家產業園,惟這個園區位於內地,澳門作為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台會否變了空談,何不移師在近一點的橫琴?同時,前年盛傳在橫琴設金融業務,通過澳門中葡平台,擴大人民幣在葡語國家的使用範圍以及外匯結算業務,可降低中國與葡語國家因語言、金融體制和政策不同所出現的信譽擔保問題和其他融資風險,吸引更多投資通過中葡平台來完成。然而,這個清算中心一直只聞樓梯聲,或許說,中央政府由過去的「提升」中葡平台,到今天的「擴展」中葡平台,也未見成功充實中葡平台,故今次部長級特別會議以至赤道幾內亞共和國正式加入中葡論壇,更應是一種鞭策。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本澳旅遊博彩業受到重創,暴露了澳門過度依賴旅遊博彩業的弊病,澳門作為中葡平台,除要深入參與國家戰略,居民分享發展紅利和提升獲得感也十分重要,這也是經濟多元後,居民可從事更多不同的行業,從而能夠向上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