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防災抗災自助自救與鄰區加強協作

409

  上周末,由警察總局統領多個部門舉行代號「水晶魚2020」民防演習,模擬強颱風和風暴潮襲擊本澳,低窪地區廣泛水浸,當局啟動疏散撤離計劃,協助受影響區域居民前往避險中心;而且,還模擬多項事故和事後清障等應對行動,以期透過跨部門演練,配合社團機構和民眾,檢視過程中出現的不足,從而予以完善,未雨綢繆,以防萬一。

  2017年「天鴿」風災釀成本澳包括人命傷亡重創,人們記憶猶新,汲取慘痛教訓以後,全社會對本地區的防災減災能力,防災基建和抗災軟硬件設施等部署,提上了全新高度,是吃一塹長一智。而自此以後,行政當局每年舉行代號「水晶魚」民防演習,亦針對如「天鴿」風災般的重大自然災害突襲,檢視人力物力的防災減災力量,以至制訂特區「防災減災十年規劃」,《民防綱要法》亦草擬完成送交立法會審議。這些,莫不是以澳門彈丸之地,因應每年風季和重大自然災害可能發生的「突襲」,提醒廣大居民必須具備危機意識,做好風險管控,尤以澳門要實現「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對於人口如斯密集,年訪澳旅客近4000萬人次的地方,從基建、管控中心、設備裝置,以至各部門配合應對,提升預警能力和管理水平,至關重要。

  自「天鴿」以後,建設安全韌性城市成為社會共識,尤以內港沿岸低漥地區怎樣做好防洪建設,從堵截天文大潮和風暴潮、疏導雨水兩者雙結合避免沿岸水災,可以說,已將相關建設提上議程,內港建設擋潮閘構想獲得中央認同,儘管在建設進度上未符民意,早前羅立文司長發布消息,相關工程要做「實時數字仿真驗證研究」,預料要今年底至明年初才完成,屆時才決定是否興建擋潮閘;而內港防洪牆工程,因沿岸沙土嚴重流失致地下結構弱化,有需要加固土質結構才能加高堤圍,因而,當局還在反覆研究,未能拍板興建。

  這亦說明,儘管我們看到防災減災應作好相關建設、部署,可是,不能僅以「拍腦袋」方式「想做便做」,概因,正如內港建擋潮閘,涉及的不僅僅是澳門特區本身的重大水利工程,它還必然涉及澳門周邊內地城市沿岸防洪建設,必須做好前期論證,在各地都安全的精準研究數據支持下,才能攜手向中央申報立項審批。

  而僅關乎澳門工程建設部分,亦牽涉各種條件制約,要有充分預案和應對措施,如內港加高堤圍,便關乎沿岸建設、土質,以至濱水空間和水利等,有需要作綜合考量。

  由此可見,防災減災除有賴全社會具備危機意識希望做好風險管理外,怎樣有效設定願景,做好短中長期規劃,固然重要;但,與此同時,亦應按實際,實事求是,除加強自身應付、化解災害等能力和具備力量災後復元外,還需正視與鄰近地區攜手協作,尤以水利工程方面,須以更高視野看待區域內共同營造水利工程和提升防災抗災能力,甚至從預警、預防、救援、善後等各方面,加強特區建設和與鄰區協作,才「有備無患」。

  「水晶魚」民防演習成為特區年度防災減災的自我測試,可以看到,是全社會廣泛共識,希望將突發災害的破壞和損失降至最低,讓澳門成為真真正正現代化、發達城市,只有做好自助、自救,也做好與鄰近地區的攜手協作,澳門才能真正成為安全韌性城市,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才不致淪為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