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運用科技禁高利貸集團進賭場

505

  本欄日前探討防止博彩犯罪,言猶在耳,司警於周二公布,與內地警方聯合調查及行動,搗破1個運作約6年的跨境賭博高利貸集團,在內地及本澳共拘捕55人,當中包括1名集團主腦、4名負責財務及檔頭的骨幹,相信集團非法獲利最少7000萬元。上月,司警聯手珠海公安搗破跨境高利貸犯罪集團,共拘捕76人,其中41名內地男女於本澳被捕,涉案款項至少2000萬港元。

  除了高利貸集團的案件時有所聞外,司警局1名36歲首席刑事偵查員涉嫌受高利貸集團賄賂,洩露機密警務資料被捕。同時,今年有3名涉案男子疑因金錢糾紛將1名內地男子禁錮在賓館客房,最終使用暴力致使被害人在房內死亡。

  上述情況可見,高利貸犯罪集團活動除了影響博彩業經營外,亦衍生周邊犯罪問題,造成治安隱患,其中社會一直存在的非法旅館問題,相信不少單位被高利貸集團用作禁錮債仔,導致非法旅館「有價有市」。

  難怪保安司公布上半年涉賭的高利貸案,以及因高利貸衍生的禁錮案均較去年同期增加,高利貸犯罪運作模式愈趨隱蔽,導致與博彩相關犯罪有增無減。

  故此,當局要有打擊手段,我們促請警方與其他政府部門、博彩業界以及內地公安等加強溝通和合作,全力預防與打擊相關博彩犯罪,淨化賭場周邊環境。然而,警方本身與博企有溝通機制,但一直未發揮效用,原因何在?

  本澳一直強調要建立良好的博彩環境,假設真正的賭客在娛樂場內不斷被高利貸集團滋擾要不要借貸,會影響耍樂心情,對此,驅趕這些人士,正是娛樂場的責任,而拘捕他們控以不符旅客逗留身分,遞解出境則是警方的責任了。

  其實,娛樂場從賭博高利貸活動中的經濟受益很微,在經營上卻受高利貸集團影響,騷擾之害顯而易見,不過,由於賭枱上的莊荷,以至場內的保安,未必容易察覺陪同賭客下注的是高利貸集團,故打擊會有一定難度。

  博彩業經營權還未開始重新競投,很多還是未知之數。故此,在重新競投時,如何遏止賭場內出現高利貸集團,例如娛樂場可以利用人臉識別,禁止曾經犯下高利貸罪的人士進入,又或列入可疑人士名單,透過監控系統追蹤其在場內的一舉一動,防止高利貸活動滋生影響博彩業和博企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