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經屋姓經設向上流機制多渠道安居

895

  澳門特區安居置業與交通問題,向為廣大居民關切,是社會問題重中之重,歷經多年房屋政策調整,「社屋為主、經屋為輔」,「萬九公屋政策」、「後萬九公屋」,不獨在政策層面有所混亂,如社屋與經屋比例以及社屋與經屋「分界」,衍生了「夾心階層」兩頭不到岸困局;以至經濟房屋過去一度成為流入私樓市場「致富」手段,甚至在分配制度上出現「大抽獎」式的「碰運氣」,令到整個公共房屋制度總難以切合社會期許協助市民安居,加上群眾「恐慌性」申請,供應量嚴重不足,亦產生了社會種種怨氣。

  經濟房屋法律修訂文本早前提交立法會,申請家團代表維持年滿18歲,個人申請則下調至23歲;「經屋永遠姓經」,經屋持有人未來只可將經屋轉售予政府,且要按原購買價轉售,甚至會扣除恢復單位改動費用,至此,似乎社會對經濟房屋議題已集中起來具備相當共識,尤以「經屋永遠姓經」和「去投資化」,餘下出現的一些分歧,只是個人申請年齡應同樣年滿18歲 ,以及家團在取得經屋後,隨著家庭變化和經濟提升,怎樣確保可以改善生活、向上流動?相信,當社會紛紛提出倡議,集思廣益,經屋制度從修法完善上,可以更切合社會訴求。

  我們認同,「經屋永遠姓經」是公共資源要「姓公」體現公平性和將資源用於刀刃上的正確做法,以免經濟房屋家團在經歷若干年後將之售予私人市場,變相成為牟利工具;反過來當若干年後又大嘆「置業難」,令到本澳土地資源匱乏的「短板」總是難以協助居民安居,「經屋姓經」,將經屋業權、所屬土地可以滿足居民安居以後,最終仍是「操控」在特區政府手上,成為公屋和土地資源,有利於「再發展」,一如新加坡「組屋」政策,有利政府善用資源,將公共房屋和私人房屋兩個市場割裂,降低互相干擾的「市場」影響。

  當然,按政府修法新文本,社會有意見認為,當經屋家團未來將房屋轉售予政府,只能收回原售價,甚至要扣減改動單位費用,未能助家團購買私樓改善生活,削弱了向上流動的渠道,我們相信,只要在經屋法中臚列未來「新制」下,家團成員變更,又或經濟條件提升,可以向政府「樓換樓」補差價購買較所居戶型大的單位;又或當家團子女成年,可以獨立脫離家團,作為個人,或藉婚姻組織新家團等有資格申請經屋,這樣,便能因政府始終擁有經屋數量、配售權等,更有效循經屋的建設目標,協助澳人安居,而這種置業,也可以有經屋和私樓兩個渠道予居民選擇。

  談到安居渠道,不要忽視,橫琴「澳門新街坊」項目約4000個單位,將以特區政府「持有」,以政府行為「配售」,這便提供居民多一個選擇渠道,以便居民跨區工作、生活,也促成琴澳「一體化」,甚至,政府提出興建置換房、暫住房,更是為「舊區重整重建」作為前期部署,有利釋放舊區的房屋和土地資源,當然,面對公屋申請「夾心階層」,以至在社會上出現「夾心階層」未能從私樓市場置業安居的一群,似乎修改經屋法後,經屋制度未能惠及這一部分居民,可是,我們認為,當政府能確保「經屋姓經」將公共資源握在手上,亦憑藉「社屋為主、經屋為輔」政策釐清安居需求,加上橫琴「澳門新街坊」項目,便能釋放土地資源,研議「夾心階層」安居,只要本澳未來10年能夠確立公屋落成數量,便能調節好公私樓市場,提供市民置業安居願景,不致「恐慌性」置業,屆時,緊繃的安居置業問題,便得以有效分渠道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