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巿民之言)水貨客擾亂珠澳貿易社區秩序要根治

2086

  特區成立初期,澳門經濟還未發展,不少居民在關閘、台山一帶充當水貨客維持生計。不過,隨著澳門經濟發展,全民就業的情況下,仍然有水貨問題,甚至嚴重困擾區內居民生活,近年甚至擴大至關閘周邊多條街道,可見從事的水客見有利可圖,可能較上班賺的更多。

  奇怪的是,商舖內多項日用品、食品、飲品、煙酒等均標明帶往內地能賺取的差價,不作批發也不作零售的性質完全不同,在招募人士「螞蟻搬家」從事避稅行為,對內地入口關稅的規定造成影響,無論本地居民又或本來居於珠海的外僱,以至旅客都可以「買入」,再到內地交收。

  除了對國家稅收造成影響外,這些水客的人潮川流不息,造成噪音外,貨物佔據行人路和馬路,車輛出入與行人爭路,造成衛生隱患,甚至市政署自本年1月至10月,於區內發出逾1400張違例棄置垃圾的罰單,平均1個月開出140張,其實一日才開出4至5張,根本無阻嚇力,難怪商戶有恃無恐。

  關閘作為住宅社區外,也是旅客入境的重要「北大門」,當旅客進入澳門後,第一眼看到如斯凌亂的市容,留下第一眼欠佳的印象,有損澳門定位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同時,「螞蟻搬家」式的避稅行為,破壞澳珠兩地正常跨境商業活動,更重要是背後是否牽涉團夥式經營?目前多見拱北海關打擊的以個人車輛走私,又或旅客、個人攜帶現金、手提電話入境的個案,反而不見有超額攜帶奶粉等情況,足見兩地的打擊部署和執罰成效都比較低。

  內地也有關注有關問題,2015年3月,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局長張茅曾表示,水貨客利用內地港澳兩地的價格差異,逃避海關的監管。行為既給香港民眾生活帶來不便,也擠壓了合法企業經營的空間,同時擾亂了內地市場秩序。

  當時,他還表示,國家打擊走私辦公室聯合工商及相關部門,對此行為進行全面性的查處,但至今仍然不了了之。

  其實,在香港,曾經有中國大陸水貨客因為違反逗留條件,被判即時監禁兩個月,而有逾千名香港人因為從事水貨活動而曾經被關押在深圳福田區的3間看守所等案例,反觀澳門與珠海,未見有相關案例,可見起不了阻嚇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