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政府完善決策社會科學理性締造善治

464

  澳門特別行政區只得一個,特區政府也只得一個,因而,特區經歷近20年建設發展,儘管突破了一些制約,也抓緊了「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國家大政方針,以及國家賦予澳門特區「開賭」和各種優惠政策,將旅遊博彩業定位經濟「龍頭」,且以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推動產業適度多元發展作為發展目標,令到澳門能夠提升經濟發展水平、改善民生。可是,毋庸諱言,20年來特區政府經歷4屆管治,無論在公共行政決策、施政效率,以至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方面,也備受社會詬病,以至政府推動公共行政改革總未獲得社會掌聲,為此,當下適逢新舊政府換屆,社會對未來便滿有期待。

  這份希冀,是人之常情。當賀一誠以超高票數當選澳門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現正等待中央任命,但,社會上對他的期待,怎樣挑選司長,怎樣引領特區政府,以期「新人事新作風」,突破既有制約,展現施政新風氣,又焉能欠缺社會期許?與此同時,從另一角度觀之,社會各界,在提出來對新政府的期盼時,又是否能與時俱進,體現澳門特區公民社會宏旨,在「澳人治澳」的制度優勢中,真正發揮好當家作主、體現公共利益「最大公約數」?際此特區政府新舊交替時刻,實在有賴整體社會慎思。

  正如,澳門輕軌建設一度是廣大居民期盼的重要基建,以期實現「公交優先」,解決道路交通擠塞,以集體軌道運輸為核心,輔以公共巴士,令到小小一個澳門能夠從現代化中,展現出來城市交通運輸「多面性」紓解「搭車難」。可是,好事多磨,10多年時間過去,從輕軌規劃,敲定路線,到先行建設氹仔線,再規劃半島一期「內港線」、二期「關閘至外港接駁至媽閣」,氹仔線經西灣大橋接通媽閣站,以至關閘至A區經海底隧道接駁氹仔北安的東線,莫不出現或這或那問題,箇中有政府官員決策問題,有居民「鄰避效應」反對線路設計,也有建設延時超支,令到社會直斥「大白象」工程,甚至經歷10多年才建成氹仔線「半死不活」系統,令居民對在澳門半島建造輕軌大失信心,憂慮「陣痛期」會令社會「吃不消」形成「災難」。

  凡此種種,說明了澳門特區在「澳人治澳」下,我們在各環節是否能跟得上社會發展步伐和區域合作發展速度?當然,單純看到政府公共行政決策乏力,有當中合理性和值得政府、官員反思之處。可是,廣大居民在促請政府加強施政透明度,以及提升公共行政效率的同時,是抱著科學決策,服膺於合理性和公共利益「最大公約數」,還是流於民粹,自以為「專家」卻脫離現實情況和科學理性?

  20年過去,社會是否能從高度自治、公共政策討論中,形成客觀性議政論政,其實,這當中也體現澳門特區建設是一種「共建」精神,政府、社會各界別、廣大居民,都應是共建一員!

  不妨看看近日針對輕軌建設、內港治洪的社會言論,我們是否在科學規劃、政府決策中,能夠客觀理性看清社會民生問題所在?倘若一方面要求政府公開透明、廣納民意,一方面又忽視了科學決策和公共利益「最大公約數」由政府以公共行政決策落實發展規劃,那麼,是否「愈透明愈混亂」致使社會意見分歧,不同意見一旦欠缺妥協氛圍,政府根本難以「拍板」,由此形成的「離地」諮詢再諮詢,只為應付「社會訴求」走過場,又是否社會願見的公共行政透明,抑或淪為公共行政效率低下,拉低公共治理能力的「死胡同」?

  此所以如斯提出上述這些「惡性循環」,並非要為政府說項,正如,愈來愈多旅客致使澳門特區每逢大時大節「逼爆」中區,社會竟提出徵收旅客稅構想,政府為此大搞諮詢,可是,對澳門這個依賴旅客,以至在大灣區融合實現一小時生活圈的外向型微型經濟體,徵收旅客稅顯然是一個「偽命題」,不論應否徵稅、徵收多少、會否行政成本高於稅收,甚至徵稅能否遏止旅客「湧來」,都是顯而易見的問題,搞一輪公眾諮詢得出結果,是要證明政府聆聽民意,透明公開施政,抑或從研究中證明「母親是女人」徵稅不可行?當徵稅以後施政更混亂社會反又將責任推向政府?這些為研究而研究、為諮詢而諮詢,除勞民傷財,更損政府決策力;其實,只要澳門各界能科學理性思考,旅客「逼爆」衍生澳門承載力問題,單憑徵收旅客稅根本難見成效!

  當澳門特區邁向成立20周年的重要里程碑,我們不妨思考,提升公共行政決策能力、有效率施政是特區政府必須面對的公共行政改革問題;但,廣大市民、各界範疇是否也應以科學理性、提升公民社會水平來群策群力,看清特區現實,才能革故開新,與政府攜手同心協力締造善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