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掘路無日無之開學有交通壓力

647

  自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大大小小道路工程相繼施工,不同的是,疫情初期,大家都遵守政府呼籲,停工停學,市面人車大幅減少,當其時推出掘路工程,影響不大,惟隨著疫情緩和,後疫情時代到來,居民復工復課,又或周末出行需要,交通壓力大增。同時,由於有「廣東省牌」車輛不能跨省到內地,澳人又未能外出旅行,市內出行需求大大增加,市面行駛車輛有增無減。

  然而,當局未有因應情況作出調整,反而道路工程愈掘愈多,雖然當局指不少道路工程都會趕在開學前完工,但仍有10項涉及主幹道的工程在開學後繼續施工,情況十分嚴峻。

  除了主幹道的工程,大賽車如期舉行,接下來就是要重鋪賽道路面,當局只是放之任之,全無對策。不過,在政府強調要緊縮開支的前提下,外國賽車選手也較難到來澳門,加上觀看賽車也算是人群聚集,不明當局堅持舉辦大賽車的用意,或者只能說吸引旅客來澳,或者這項澳門重要旅遊品牌「不能斷掉」,惟在這個非常時期,暫停舉辦一屆也合適。

  回顧年初,政府公布本年度道路工程計劃,其中涉及主幹道的大型工程共55宗,較去年減少兩宗,可見行政法務司及運輸工務司組成的工作小組,未能有效解決問題,基於該小組沒有公權力和具體執行力,只是一個聯絡小組,導致沒有有效措施監管工程,關鍵在於會議機制、由哪個部門審批,程序需時多久,跨部門小組在工程的參與、協調和監管角色,以至督促施工單位提高工作效率,因為人為因素而延誤工程竣工日期的罰則等,在小組內都要清晰分工。當局曾表示收集公共部門及公用事業公司3年內的挖路申請,統一協調和審批,非緊急情況,3年內不得重複開挖,可惜的是,以今年的開挖情況來看,是否濫用了「緊急」申請?

  行政長官賀一誠曾在參選期間非常關注道路工程問題,更指道路工程遍地開花與制度有關,過去各專營公司每年只能申請1次掘路,後來為方便專營公司,改為每兩個月可申請1次。當時賀一誠提出應恢復為每年只能申請1次掘路,令專營公司和機構有壓力更嚴謹處理道路工程的計劃。我們認為可以重新實行這個措施,而「緊急」情況應有更客觀和立體的評估機制,而不是公營事業公司自行說是「緊急」而已。

  針對舊區開挖,如提督馬路、內港一帶以至南灣區,由於建築物眾多,地方狹窄,難建地下共同管道。不過,當局正如火如荼在新城A區建公屋,倒不如一併做好新城A區以至各新區的共同管道工作,配合智慧城市,透過利用科技維修管道,不必再讓居民受到開挖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