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實行問責制警剔官員須依法施政

454

  廉署不定期披露有高級公職人員疏忽職守、濫用權力,又或利用公帑作私人活動,部分人士情節嚴重而被起訴,如交通局、海事局和貿促局的官員,有的只終止委任,返回高級技術員或技術員職位,甚至前氣象局局長馮瑞權對行政長官作出的撤職處分上訴得直,都顯示部分高級公職人員無視法律規定,又或未有依法施政,結果讓廉署揪出一宗又一宗個案,令社會嘩然。

  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日前在立法會口頭質詢會議上形容培訓課程就好比打預防針,但不是打了預防針就不會生病,需要視乎個別公務員對課程的吸收能力。然而,這樣回應看似有道理,但能擔任公務員的,本應具有一定吸收能力,只是這種只針對入職而設的培訓課程,公職人員工作多年,大抵都忘記相關課程內容,又或者未有溫故知新,甚至晉升至主管或領導,而相關課程不能重修,大有可能把相關內容拋諸腦後,所以就算邀請司法官擔任導師為公務員舉辦法律課程,也不一定覆蓋所有公務人員。

  故此,政府有責任檢討課程的內容需否更新,又或者一定時間內要求已修讀的公務員在培訓後修讀進階課程,就算只是預防針,但也要記得預防針也有預防期限,需定期補種。

  特區成立已經20年,各級公務員不時出現貪瀆或行政失當的情況,已經不能再引用前行政長官何厚鏵所說的「細路仔做人大嘢」,不可再說不清楚法律行事。

  不過,在2009年設立的公共行政道德操守委員會,運作10年幾無所成,不知這個委員會有否就公共行政工作人員的行為發出提議、意見及指引?還是僅就《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第19條所指人員於終止職務後從事私人業務的申請進行分析及編製意見書,不過是一個諮詢機構罷了?

  說回陳海帆強調官員要依法施政,但其於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擔任主任時曾經私下致電向他人推薦親屬入職檢察院,即使當時未有法律規定,但以常理而言也是有問題,就算最終經廉署調查結果顯示,未有違反當時法律,但在個人道德操守上,已算是瑕疵,惟陳海帆拒絕就事件致歉。

  經過此事後,陳司長還在立法會說要提升領導主管人員依法行政能力,是否具說服力?故此,如何把「依法施政」落實到位,實行官員問責制或是其中一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