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多方救助保障因突發滯留跨境群體

319

  粵澳、珠澳唇齒相依,關係密切,在今次疫情突變中可見一斑。而且,以珠海、廣東省作為澳門腹地,提供這個小城市「生命」保障,水電、鮮活等供應從不間斷,儘管在疫情最危急關頭,還是特事特辦將每日生活物資如常供澳,加上中央向來確保澳門繁榮穩定,「責任」主要落在廣東省、珠海市肩上,甚至上周澳門實施全民核檢,廣東省應特區請求,短時間內組織300名技術團隊人員來澳提供支援,充分說明粵澳、珠澳「一體化」共融。

  毫無疑問,珠澳「一體化」、「同城化」,在國家實施改革開放進程中,兩地不斷深入推進全方位合作,以至粵港澳大灣區戰略,澳門、珠海作為珠江口西翼「引擎 」,引領這一片區加速開放發展,輻射西江沿線城市乃至粵西,尤以合作開發橫琴,廣東省、珠海市要確保助力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且在橫琴設立粵澳深度合作區,等待中央批覆建設方案,一切足證,以澳門特區微型、外向型經濟體,用好「一國兩制」、自由港、對接葡語國的優勢,未來,粵澳、珠澳在橫琴這片熱土上,只會成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共融體」。

  當然,也正因為澳門與廣東省、珠海市畢竟實施兩種制度,也有各自區域劃分,「關檢」的設置,成為粵澳、珠澳打造「大動脈」聯通和「一體化」的「障礙」,在「利」、「害」交纏中,有賴我們以創新思維打破「界限」,推動人流、物流、資金流、訊息流高效、便捷流動流通,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以至澳珠各個陸路口岸的便捷通關,相信未來需要有「新創舉」。

  儘管如此,目前,澳門珠海「一關之隔」,在平常時候通關可以說便捷無比,以至,部分關口「合作查驗,一次放行」模式創新了過關體驗;只是,當疫情突襲,又或遇上重大突發事故,無可避免在嚴控人流流動,切斷病毒傳播鏈上,便為兩地人員往來形成重大障礙。

  按數據顯示,居於珠海,往來珠澳兩地上班的外僱和澳門居民,平常每日有近8萬人次過境穿梭;疫情下,當珠澳收緊過關措施,導致不少人「滯留」澳門或珠海,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初期,珠澳「封關」;日前本澳一家4口確診,珠澳收緊過境核檢要求,從24小時,隨後降至12小時,令到大批外僱在關閘廣場「瞓街」,此情此景,再次引發大家關注,當通關大受影響下,龐大的外僱、居民過境人潮總是首先受到「傷害」一群,有賴政府、企業、社團想方設法,多方面出台關懷救助措施,一旦通關受阻,怎樣安頓好這批澳門特區勞動力、人力資源,為澳門社會經濟民生正常運行提供支援,體現「全民」意義,才是目下本澳、整體國家抗疫常態化必須梳理的問題。

  毋庸置疑,粵澳、珠澳合作在大灣區的發展進程中,只會不斷深化,關係不斷緊密。未來,橫琴「澳門新街坊」,以至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帶動澳門居民和內地勞動力湧進橫琴這個「特區中的特區」,而珠海城區也必然成為澳門居民、外僱安居理想地,在這種「同城分區」形勢下,無論是疫情影響,以至惡劣天氣令珠澳通關出現障礙,怎樣安頓好這批穿梭於兩地工作、生活的龐大跨境人流,是否可以藉珠澳通關便利化,開創更便捷而又合乎檢疫要求的新通關模式?另一方面,澳珠怎樣在突發事件中,首先從「應急」機制推出臨時「救助」措施,令到「滯留」的跨境群體有基本生活保障,相信,是澳門特區在發展進程中,以至在與廣東省和珠海市「同城化」共融中,必須確立機制、明釋操作,體現人文關懷、以人為本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