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公屋規劃處畫餅充饑上樓未現曙光

480

  市民關注施政報告,安居是其中一環。特區政府宣布已開展新城A區第一期經屋招標,明年(2021年)會開展新城A區第二期經屋項目招標,但當局只交代房屋數量確保不低於今年在建中數量,那只能說又是3000多個單位,這樣算下來,頂多只有7000個單位,與特區政府承諾的2.4萬公屋單位,不足三分之一。

  既然新城A區是同期填海造地建成的,為何不能一次過建樓呢?這正正是「唧牙膏」方式推出經屋。我們認同「起樓並非砌積木」,必須經設計後,具備戶型和數量的資料才可開隊,但為何不能同時多幢公屋一起設計呢?是工程師、則師等範疇的公務人員不足,還是澳門有能力的公司不足?對內地建築公司而言,新城A區要一次過建造2.4萬個單位不是難事。

  當局明年將公布《澳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編製新城A區各地塊的規劃條件圖,展開區內經屋和社屋與道路等基礎建設的圖則設計招標及建造工作,惟奇怪的是,能夠有3000多個單位早於城規公布來「預售樓花」。當然,有一個說法是經屋全部由政府興建,程序較慢,需時至少1年半,我們亦認同行政程序不可缺失,但還是沒有說清楚,以同一行政程序來建1幢樓宇,以及建5幢一模一樣的樓宇的差別,還是因為新城A區的社會設施和道路未有規劃,導致只能一幢幢公屋來建造,擺脫不了見步行步的處事方式?

  至於所說的2022年才能開隊公屋申請,退一步而言,既然2.4萬公屋單位不會「走數」,那又為何不一次過把3萬多張合資格的申請表好好排序,讓申請者看得到曙光,目前先租住私人樓宇,又或到時有樓可派時,申請者已經「向上流動」,超出購買經屋資格,把位置讓予其他申請者,總好過現在望穿秋水和不斷「陪跑」,窮交申請表而一直在苦等。

  另一方面,行政長官賀一誠也澄清了夾心階層房屋不是「經屋2.0」,先做好諮詢,若果社會同意夾屋方向,政府下一步再籌劃興建地點、有何儲備,計算欠缺多少房屋,不可過量或不建設。誠然,社會樂見有低於市價又有私樓質素的私樓,意見又怎會是反對?而所謂計算欠缺多少房屋,這根本是計不清、理不斷,每年都有新來澳人士,每年都會有青少年長大成人,但每個人、每個家庭的規劃總有不同,難說欠缺多少夾心階屋房屋,只要落實這種夾屋,非澳門居民不能購買,同樣也是讓澳人看到上樓曙光,這樣才是穩定民心的根本。

  曾經有官員表示「建屋不難覓地難」,這就與「起樓並非是砌積木」互相矛盾了。說到底,沒有土地儲備興建公屋、夾屋,說來說去都是畫餅充饑。面對居民的安居訴求,如今具備充裕土地資源,當局便得急起直追,認真做事,切勿再推諉行政程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