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偷步宣傳難釐定應科技發展增宣傳期

196

  2017年立法會選舉活動總結報告已公布,其中建議修改法律,包括若有關人士在已表明參選意願後有任何競選宣傳行為,將被視為「偷步宣傳」。然而,在未清楚釐定何謂「偷步宣傳」,例如有關人士僅表示希望來年為居民服務,又或表示要監督政府施政,僅是暗示也無明示,何況上述兩項假設,也可以在不同崗位上進行。

  故此,時任第六屆立法會選管會主席唐曉峰接受訪問時就把皮球交到政府手上,指「立法會選管會是按職權和責任提交相關報告,相信政府仍需時分析研究。」於法律上,立法會選管會不是行政部門,無權提出修法,但行政部門又是否願意研究,只能拭目以待。

  誠然,立法會選管會和廉署在投票日前夕才解釋清楚立法會選舉法72條的中立原則,影響博企員工接收選舉資訊,變相令個別參選組別的得票率減少,造成十分大的影響。立法會直選本來就是代表不同界別和階層的人作出自主投票,但作為某一專營行業,如有博彩背景的參選人不能在所屬機構工作範圍向博企員工宣傳參選政綱和理念,便被指會削弱向博彩業從業員選民闡述參選理念和爭取支持。何況,《立法會選舉法》中立原則是規範所有專營機構,但條文似乎只標明幸運博彩,未有提及公共交通、水、電力和電訊等專營機構,令人質疑此舉針對博企,容易令市民產生錯覺。

  故此,在來屆立法會選舉,政府要正式說明中立原則規範哪些專營公司,達至公平,更甚應清晰相關行業的宣傳方式,避免參選人誤解。

  報告亦提及坊間認為兩個星期的宣傳期過短,這一直是「老問題」,每屆選舉都重複討論,今次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報告首次提出參考第六屆立法會參選組別較過往多,立法會選管會認為有條件將宣傳期延長。

  將宣傳期延長,主要討論會否影響居民的生活作息,而我們認定不大可能出現「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宣傳情況。在科技日益普及的情況下,不少候選人以網路宣傳為主,網路宣傳的優點是成本較低,當然,倘若要製作影片,又或在網路多打廣告,費用還是相當可觀的,但已經較現場宣傳的費用來得少。

  例如上次選舉的「綠衣軍團」,在電視辯論的影片於網上被瘋傳,結果僅得千多張選票,可謂出乎意料;故此,延長宣傳期或可作為考慮,或先增加1星期「試試水溫」亦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