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 住屋階梯無銜接難解住屋剛需

285

  上周討論特區政府的「夾心階層住房方案」屬偽命題,定義是收入水平超出經屋資格申請上限的人士,又要兼顧及分流經屋排序靠後人士;另一個定義則是明確經屋和夾屋申請資格不可重疊。那麼,為何這些人士有權利購買夾屋,而超出夾心階層的人士只能購買私樓?在目前大部分新的私樓都以豪宅式銷售,就算沒電梯的低層樓宇也當作豪宅出售的狀況下,這種較私樓便宜,但不至於原價賣回給政府的「經屋」,其實只是舊版本「經屋」,多出來的夾屋,可以說「澳人澳地」或批地給發展商建造的「限價樓」,惟始終僧多粥少,誰可以有購買權利,一定會引起巨大爭議。

  綜觀政府設置的房屋階梯,5個階梯間其實沒有銜接的具體措施,當局要求社屋富戶退場,但又不可能承諾退出社屋便可購買經屋,也不一定有足夠金錢購買私樓,又如階梯中,長者公寓與其他4個階梯根本沒任何關係,與其說階梯,不如說是五大區塊更符合實際。

  目前澳門的居住人口達67萬人,統計局預計澳門居住人口上升至2031年底的82.9萬人,對於這個數字,我們在數年前還認為不可能,但眼見10年內要增加15萬人,看來不是難事,故在人口預期增加下,社經屋數量又供不應求,當局又從未公布未來的社經屋和私樓供應量,目前工務部門只公布在建樓宇有多少多少,再加這個諮詢更像畫餅充飢,「寓言故事裏的驢子吃蘿蔔」,根本無助解決住屋的剛性需求。

  整份「夾屋」諮詢文本,沒有具體政策,僅交由社會討論,結論可以是由於社會分歧甚大,取消夾屋定義,變成回到原點,可以預見整份諮詢嚴重浪費行政資源。

  過去,政府花了不少公帑到新加坡考察當地的祖屋,認為值得借鑑;惟考察過後又不了了之,沒有把新加坡的經驗搬過來。不過,新加坡政府持有90%的國有土地,而且新加坡不需要傳統的、以稅收支持的退休金機制,就是成功補助與住房連結在一起,可見要做好住屋保障的政策,除了土地外,還得有一系列良好的保障政策。

  對此,特區政府當務之急不應是走過場的諮詢,而是尋找土地資源和做好一系列住屋配套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