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以新思維新視野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196

  上月行政長官崔世安出訪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在與青年座談時透露澳門特區將會舉辦粵港澳大灣區青年論壇,邀請內地9市及香港青年來澳共同探討未來發展。如果將這個訊息視為本澳以期藉論壇匯聚大灣區青年聚首澳門,共同探討大灣區、國家未來,藉以擴闊青年視野,更好商議在制度異同中模索區域和個人出路,培養年輕人才,確是值得推動的一種青年工作和長遠發展謀劃。

  眾所周知,澳門特區僅得30平方公里土地,就算加上85平方公里海域,其實也只能算是個小地方。正因這種地理環境的制約,過去澳門總是難以留住、培養不同領域人才,更糟糕的是這種制約在一定程度局限了澳門人的視野,只以本澳作為眼前範圍,就算特區成立後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在打破「地域」制約上,都多以澳門特區的「利益」來考量。諸如,早年在開發橫琴議題中,不少澳門人便希冀將橫琴「納入澳門」,又或到橫琴發展房地產;在談到養老問題時,特區政府構思在珠三角覓地興辦養老設施,便引來一些意見指「政府企圖放逐長者」⋯⋯這些事例,顯然未能以澳門處身的區域來考量這片小地方在過去怎樣肩負起國家門戶、窗口,融匯中西文化的歷史角色,才能造就澳門今天的獨特優勢,「中葡平台」的功能應如何溯源開新。

  粵港澳大灣區的構建、合作,為澳門特區居民重新刷亮眼睛;助力「一帶一路」,更打破澳門的「地域」制約擴大至無限可能,澳門居民,尤以青年人便應突破「30平方公里」的制約,思考未來,在擴闊視野的同時,更應檢視澳門應怎樣才能確保這個小地方、微型經濟體在國家、世界發展格局中不致被「淘汰」。

  這不是危言聳聽的說話,觀乎國家的發展,儘管澳門特區意識到要以澳門所長,服務於國家所需,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可是,除了「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議題,至今,我們能拿出多少實質措施按部就班穩步前行?就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這個定位而言,談來談去歷經多年,有多少路線圖、時間表提供社會攜手奮起建設?社會不少意見莫不指澳門空談多年休閒中心,除了建起一批綜合旅遊娛樂項目,其他在整體配套上還是「一窮二白」,再這樣下去,如何配合國家發進度「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還是終究會被「淘汰」?

  國家的發展進步,何以在改革開放40年光景可以取得翻天覆地變化,成為世界上發展中國家的「奇葩」?看看「十九大」報告中,國家怎樣設計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從2020年至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亦即,國家在謀劃「十九大」時已經設定未來近40年的目標,且以每個五年計劃來逐步落實征程。由此可見,澳門特區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不能只以眼前景觀來看待怎樣助力國家發展,而需要透過政府、青年一代一代看到未來40年的澳門、區域、國家發展目標,思考未來,才能從國家的規劃、目標中,找到了路向。

  正因如此,粵港澳大灣區青年論壇,可以提供區域內年輕人一個交流互動平台,以新視野、新思維來檢視澳門、區域如何在大灣區這個國家戰略中,契合國家在「十九大」設定的兩個階段發展目標,才能檢視澳門究竟怎樣發揮所長,服務國家所需。這也能夠砥礪年輕人「衝出」澳門,尤以在今天高新科技、現代服務業、人工智能和互聯網交織起來的全球競爭格局下,國家以珠三角、長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作「三頭馬車」推動發展,珠三角這個粵港澳大灣區必然是區域崛起「先鋒」,澳門特區設若未能以實力乘上這趟快車,後果可想而知;而青年人才培養在這個關鍵時刻,以新思維新視野推動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更不容議而不決、決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