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為何不替全體復課學生作核酸測檢

322

  日前本院副校監霍啟昌教授借用貴報「讀者來函」一欄呼籲要替全部復課生員作核酸測檢,以杜絕在復課學生中藏有無徵狀帶新型冠狀病毒者,才能保證他們寶貴生命的安全。本院上下仝寅都一致認同及支持霍校監這番維護年輕學員生命至理明言。

  相信大部分澳門市民都了解直至到科學家及病毒專家研究出防疫劑及治療特效藥,當今的新冠狀病毒感染是無法操控的。

  由於群體聚會是散布病毒的最迅速方法,危害本澳市民性命最甚,學生聚在課堂就是典型的危險散布新冠肺炎病毒的公眾群體聚會,必須認真思考找到最安全方法令他們安心復課。不能輕率從事危及年輕人寶貴生命的風險。但其實澳門學生是可享有安全感,不受病毒傳染的威脅,因為當今全球專家咸認為若能先盡量為學生作核酸測檢,證實他們不是無徵狀或隱蔽性帶病毒者才准參加復學是其中1個安全可行方法。

  最近在美國眾議會舉行有關美國新冠狀肺炎疫情聽證會,被邀出席發言以Dr. Fauci為首的病毒研究及治療專家都一致認同若美國各地要恢復在公眾地方群體聚會,必須先替該地全體市民作核酸測檢,以杜絕尚有無徵帶病毒者潛伏在社團,才能操控病毒肆意散布。

  大家可能未有留意到,與澳門息息相關的廣州,在4月28號,初三高三年級學生復課,但3萬教職工、16.7萬初三高三學生全部要進行核酸檢測正常,並憑健康碼才能返校,這裏很清楚看到廣州政府採取了全球專家認為是最安全的復課措施。

  無錯,澳門政府在本澳中學復課前曾替全部教師及職工進行核酸檢測,但老師及職工在每間學校只是佔少數,學生才是眾數,這不是保證全體學生不受病毒侵襲的徹底方法,大有可能政府正在趕替中學生作核酸檢測,不然難道政府認為本澳學生的生命沒有廣州中學生的珍貴?

數月   前本小組與廣州著名學者合作深入調查中國及歐美疫情最新狀況,及當地政府發布的有關疫情重要數據及其專家的分析及所發表的最新言論。本小組尤其是關注中國在恢復公眾群聚後的復課與無徵狀帶病毒者的實際數據,因為本小組了解到經過多月來與病毒搏鬥,本澳政府的有關部門高官及專業人士,經已疲於奔命,難有餘暇做這樣重要的研究工作,因此本小組特無償肩負上此責任,以下是中國由5月14日至31日發布有關無徵狀者的數據(見表)。

  要特別指出的是,中國是不當無徵狀帶毒者為確診例子,至於原因何在,則政府一直未有說明。但值得注意是當復課後,在5月14日至31日期間,無徵狀帶毒者人數每天都錄得不少,由十多人至四十多人,只有兩天無錄得,這說在恢復公眾群體聚會後,復課是典型公眾群體聚會,一直發現無徵狀帶毒者混在社團。雖然我們無法證明這與復課有直接關係,但一些發生的事實大概可以測到政府對此的心態,吉林省吉林市和舒蘭市在5月12日重新封了城,而武漢市政府亦在5月14日至6月1日勒令全體市民(900多萬人)要作核酸測檢,果然檢測出有300名無徵狀帶毒者,這些重新封城及在某一地區作整體測檢,都是全球專家認為是杜絕無徵狀帶毒者傳播病毒的最佳措施。因為發現無徵狀帶毒者即可送去醫院接受治療,繼而追踪搜尋曾與帶毒者接觸的市民,將他們隔離,這樣在整個地區終會杜絕無徵狀帶毒者,而令整體市民生命有安全保障感。

  本小組相信為了保障全澳市民生命安全,特區政府正朝上述這個正確方法做,但未有明確聲明。就政府高官正努力表明他們是問責官員,但一旦不杜絕無徵狀帶毒者在學校存在,令到學生受病毒傳染,試問誰要肩負此巨大責任?但任何官員其實都毋需負此責任,只要盡快替全體復課學員作核酸測檢便可。

  澳門中西創新學院特別研究專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