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家長追討暑期託管費無果求助無門

1461

  6月初,為響應政府當時「留澳不外遊」的防疫政策呼籲,本人與眾多家長一樣取消外地旅遊的計劃,為孩子報讀本澳某間託管中心的早鳥暑期班,未想到竟成為「苦主」。

  因6月中旬,本澳突發疫情,補習社被教青局叫停,至今未能運作。期間不少託管機構提出延期上課、轉為網上授課等安排而不設退款,引發家長強烈不滿,就本人加入的「暑期託管苦主群」參與人數超過500人,涉及接近50個機構。群內一直滿人,期間有人與機構協商成功退群,但仍有很大部分家長認為機構安排不合理,試圖與機構溝通協商,但一直被機構以複製訊息、罐頭圖文等方式拒絕溝通,表示機構是根據政府批示作出相關安排,更有機構主動建議家長可以透過教青局、消委會等渠道申訴,表示相關部門會給予家長「更具法理的回覆」,機構如此「肆無忌憚」的態度,令眾多家長心寒的同時,亦不禁質疑機構是否有「後台」,還是相關部門平時缺乏監管,令他們如此無所畏懼?

  本次求助皆因已有超過300名家長已向本澳教青局、消委會、議員辦事處、媒體及致電《澳門講場》等反映以上情況,目前得到教青局的回應稱只能與中心加強溝通及勸喻機構與家長協商溝通,如機構堅持不協商,就屬於消費爭議,只能向消委會提出申訴;而消委會的回應則是已經代家長向機構提出訴求,設7日期限予機構回應,若機構堅持不退款、不協商,家長只能通過法律渠道維權;有一家媒體(《市民日報》)嘗試為家長發聲,指出機構「買魚賣雞」、「延遲交貨」、「暑期託管延期失意義」,但都未能引起政府重視。

  截止目前,整個溝通過程令本來已經因為疫情造成各種影響的家長心力交瘁,以為只能繼續等待。但在27日的政府新聞發布會上,政府表示考慮在8月2日零時進入「穩定期」,「對於一些對外服務場所,顧客在接受服務時要除下口罩,又或者需要在場所內長時間停留,例如補習社、持續進修中心等,亦會有相應的防疫要求,如要求出示48小時核酸採樣證明等」,這對於我們這部分家長來說可謂當頭一擊。

  社會關注部分雙職家庭因復工無法照顧幼兒,及擔心機構因停運難以支撐。這並不是全部家長的心聲,我們更關注的是小朋友的安全問題。據了解截至今年5月底,本澳3至11歲兒童新冠肺炎疫情接種率僅為65%,政府提出讓託管機構、補習社復工,即意味在目前疫情尚未完全穩定的情況下,讓多名未接種疫苗的幼兒聚集,家長、工人來回交通接送,小朋友很可能在參與活動時口罩都未能戴好。如在午睡及午膳時,機構如何要求小朋友在這期間長期佩戴口罩,家長擔心會有安全隱患,而機構的場地防疫要求是否一定能做好?政府相關部門又會如何監管?要知道早前巴黎人防疫人員感染事件已經讓公眾對政府監管能力失去信心。最重要的是,參與活動要求出示48小時核酸採樣證明,意味著家長及小朋友都要兩日一檢,這難道不是增加家長及本澳防疫工作的負擔?部分未獲退款只能上課的家長甚至沒有選擇的權利。只因政府在此時發出復工的信號後,託管機構更有底氣跟家長表示:「我們會復工,家長及小朋友不參與是自動放棄權益。」家長氣急敗壞,6月初預付款購買「暑期班」,現在「暑期」 已過一半,還要承擔風險去參與接下來的課程才能不讓血汗錢「打水漂」?至此,政府相關部門又能如何保障這一部分家長的權益,新出台的《消保法》是否亦形同虛設?

  現附上本人個人經歷的相關資料供貴報參閱,本人並不是個例,此類消費爭議情況在澳門亦不是首例,例如早前「悅榕莊」突然倒閉,會員充值費用未能退回,不少消費者只能自認「倒霉」,是否諸如此類的案例助長同類提供服務機構的歪風?本澳消費者權益是否還能得到應有的保障?

  懇請閣下收集更多資訊為家長發聲,適時向相關部門反映意見及建議,還我們這群「苦主」一個公道!

  暑期託管苦主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