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港區國安法」維護國家安全香港穩定

77

  猶記得2003年時,港府提出就《基本法》23條立法,但法例受到反對派政客妖魔化,挑動了部分市民上街反對立法,港府為回應部分市民的訴求,撤回了本來可保障國家安全、杜絕外國勢力干預香港的法例,當時已經有人預示,沒有23條立法保障國家安全、香港穩定,香港往後定必風雨飄搖、亂局不絕。17年後今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港區國安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納入會議議程,筆者認為這是「遲來的春天」,只要「港區國安法」成功落實,並在港實施,泛暴派、自決派以至港獨派,將再無反中央的力量,香港可以回復平靜,令市民重拾安穩的生活。

  港區國安法 專針對分裂國家行為

  關於「港區國安法」草案,主要針對四大方面,包括禁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勢力干預。由此觀之,草案所針對的,正是搞「港獨」、支持極端暴力行為以及尋求外國干預的政客和暴徒;若然立法在港實施後,這些政客、反政府反中央人士依然胡作非為,「港區國安法」將能夠把他們繩之於法,令其他香港市民免於與泛暴派一同「墮下懸崖」。

  回看香港在過去1年發生的亂象,先有泛暴派借炒作《逃犯條例》修訂挑起事端,之後黑暴分子的暴力行為不斷,襲擊警察、「私了」圍毆市民、破壞立法會、火燒中資商舖;更極端的暴力行為,還有市民被暴徒縱火焚燒至危殆,有無辜長者被暴徒用磚頭擊斃,數月之間,香港成為國際知名的「動亂之都」。

  在不同暴力示威場合,不少暴徒更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港獨」旗幟,有政客為扳倒特區政府、顛覆中央,甚至乞求外國推動「制裁」香港的法案,而且不斷「呼籲」外國「制裁」香港的官員、警察以至他們的家屬。暴力行為、「港獨」、勾結外國勢力以至接近恐怖主義的行動,中央忍無可忍,自然亦毋需再忍。

  懲罰極少數 依法保障大多數利益

  制訂「港區國安法」,泛暴派政客以至媒體都把之抹黑為「傷害港人」的法例,其實,「港區國安法」,是針對少數壞分子、保障大多數的法例。大家可以設想得到,即使「港區國安法」立法,社會大眾享有的人權、各種自由、公民權利等都不受影響;進一步而言,沒有黑暴、反中分子的作亂,港人的人權和自由,更能進一步得到保障,立法將成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長治久安的重要基石。

  當然,「港區國安法」不是靈丹妙藥,不少在港根深柢固的問題,依然有待解決,中央對香港特區政府管治、其多方面的缺失與無為,必須予以責成,要求港府盡快糾正錯誤;否則,不同界別人士對港政不滿的情緒,將對其更為不利,影響到香港整體管治。

  應撥亂反正 教育傳媒問題需解決

  舉一例子,香港教育系統的問題尤其嚴重,包括教育當局、大學、中學、小學、教師以至學生等,都對國家憲法以及《基本法》欠缺認知;當中年輕一代對國民身分認同、國家觀念的意識,更是薄如「一張白紙」,當他們對社會和政府產生不滿,又受到泛暴派挑撥,自然就會對國家產生離心,倘任由這種狀況成為長期問題,對香港穩定和國家安全,都會構成極大隱憂。

  另外,香港部分傳媒,向來受到西方反華勢力所影響及滲透,根本不能中立和客觀看待中國發展和崛起,以致出現極多扭曲、詆譭和誣蔑中央的報道和評論;尤其甚者,以公帑營運的香港電台,竟公然宣揚和挑撥仇警情緒,反政府、反中央以至反中華,而特區政府負責官員卻對此「視若無睹」,既避事又避難,只在中央公開譴責後,才跟隨批評,敷衍地行動了事。不論是教育問題還是香港電台的不當行為,筆者建議中央責成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盡快嚴肅糾正錯誤,適當地監督傳媒界,否則社會輿論,將繼續被泛暴派主導的「第四權」所綁架。

  9月前出台 盡快化解深層次矛盾

  現時坊間都在猜測,到底「港區國安法」會在何時正式出台?筆者認為,待詳細條文出台後,理應是愈快頒布愈好,最好就是在9月立法會選舉前出台,令獨派、自決派、欲分裂國家的泛暴派及在香港以外的反華勢力,不敢再以任何名義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穩定。除此之外,香港各界亦必須盡快解決社會累積多年的深層次矛盾,包括住屋、產業結構狹窄、青年就業、貧富懸殊等問題,而大前提還是社會必須穩定,廣大市民以及在港的外國人士,能夠生活在不受黑暴威脅的社會當中。

  最後一點,就是外界以為只要制訂了「港區國安法」,香港就再沒有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需要;其實「港區國安法」有立法的必要,港府往後仍須自行就23條立法,進一步填補關於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外國政治性組織在港進行政治活動等漏洞;特區政府若在「港區國安法」的大框架內、按照香港具體實際情況完成23條立法,泛暴派、港獨派即使欲在港作亂,只怕亦不敢造次,香港的安全和穩定,亦會得到更大保障。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劉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