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 拱北口岸廣場拍攝遭遇不文明執法

1356

  公安機關是國家機關的重要組織部分,公安民警的言行不僅代表警察的形象,同時也代表著國家公務人員甚至黨和政府的形象。然而,面臨新一輪疫情的嚴峻形勢,有口岸執勤人員卻思想不端正,與服務群眾的理念背道而馳,執法不文明,妄圖將警民關係置於對立面,必須引起部門重視、檢討及優化人員素質,維護國家法治建設形象。

  因應澳門出現兩例輸入關聯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粵澳通關防疫措施收緊,自昨日上午6時起至29日零時,從澳門入境珠海人士需實施14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藉此減少兩地人員流動和傳播病毒風險。新措施下,作為珠澳兩地最大陸路口岸,拱北口岸昨日罕見地冷清,入境大廳出口處等候半天都不見1個人影,事關根本鮮有人冒著隔離14天風險成本在此期間離澳進入珠海。

  本人是1名攝影愛好者,昨日在珠海出外采風期間途徑拱北口岸,考慮到如此場景實屬難得,一念之間決定用鏡頭記錄下這珍貴的瞬間,希望供日後留念,未料卻在拱北口岸廣場遭遇不文明執勤。

  踏入口岸廣場的數分鐘內,本人便被執勤人員察覺,隨即1名疑是公安局拱北口岸派出所的執勤人員小跑前來打招呼,並指著1個方向「請」我過去,之後便將本人帶至廣場一側的警務室。進入警務室後,即刻有多名身穿制服的警務人員圍擁過來,質問本人來意及個人訊息等。本人全程配合執勤工作,除提供個人身份證外,亦如實回答所有提問。

  簡短溝通後,才了解到口岸廣場不能私自拍攝,圍擁的其中1名執勤人員質問本人手上有沒有(香洲)區宣傳部或(珠海)市宣傳部發出的允許拍攝批文,本人回覆稱沒有及此前並不知悉需有批文才能在口岸廣場拍照,並提問該名執勤人員能否協助致電相關部門查詢或即場申請。

  就在此時,該名執勤人員不明緣由地開始不耐煩,說話聲音增大,稱不會提供協助,因查詢或申請事宜屬個人事務,不在其職責範疇。本人對此不解,問「難道人民警察不應是為人民服務、為群眾解民憂的?」他卻再大聲呼喝,說不屬工作範疇不會給予協助。

  此時,他開始轉移話題,催促一旁的同事登記本人的身分資料,並要求本人離開工作台前面的位置,到1個黑暗角落的椅子上坐著。有關要求被本人質疑限制人身自由,他無言以對,惟有用「防疫所需」為由搪塞,此刻才想到叫另1同事拿出測溫儀為本人測量體溫。此間,在附近等候多時的友人不斷打電話來,本人接聽解釋遇到些許阻滯,尚需一點時間處理,之後便掛斷電話,並關上屏幕握在手上。然而,該名執勤人員似乎找到「突破口」,即刻用非常惡劣的口吻責令本人放好手提電話,稱警務室內不允許使用手提電話,連只是握在手上都不允許!

  我只是1名小市民,面對身穿警服的執勤人員大聲呼喝,只能全力配合,唯命是從。但環顧四周,均沒見張貼任何禁止使用手提電話告示,於是提出遭受針對的質疑。該名執勤人員態度依然惡劣,用不耐煩語氣回應「是相關法律規定」,但至於具體哪條法律規定根本回答不上。更令人憤怒的是,他竟追問「口岸廣場都沒張貼禁止大小便告示,你會否在此大小便?」如此偷換概念,甚至帶有羞辱的言辭,不禁心生問號,這豈不脫離執法範疇?

  最後,本人在多名執勤人員圍攻壓力下刪除所有照片,宛如對待1名罪犯,以及在1份未看過內容如何的事件記錄上簽了名和印下指紋。後知後覺,才擔心未來會否因那份文件被追究責任,深感無助和心寒。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中國共產黨提出「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群眾路線。口岸執勤人員職責是保障口岸範圍治安、維護群眾根本利益,本應是群眾遇到困難時的依靠;然而,本人今次經歷,卻對接不上維護國門形象,端正執法的水平。直至離開那間警務室,本人提出不下10次要求該名態度惡劣的工作人員提供個人執勤編號、所屬部門等訊息,均沒得到回應。一名小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