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函照登)冀重視和細化博彩法競爭條款

5732

  澳門特區政府就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下簡稱「博彩法」)進行公開諮詢,的確,博彩業的法律制度需要跟上時代發展的要求,要與時俱進。筆者認為,在遵循「一國兩制」原則,以《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為共同憲制基礎的框架下,澳門特區有智慧為世界提供更為有效和穩健的博彩業法律制度。

  澳門特區目前沒有單行的《反壟斷法》,《澳門商法典》第10篇所規定之「企業主之間之競爭規則」及該篇第153條(法定限制)規定之基本的競爭原則體現了相關的一般的反壟斷法規則。《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第16/2001號法律)第18條(禁止在公司機構兼任職務)和第21條(禁止作出限制競爭之行為)反映在博彩業中反壟斷法規則一定程度的適用。然而,澳門的反壟斷法規則非常原則化,相關的競爭條款非常概括,雖有禁止限制競爭行為的規定,但缺乏具體細則性的反壟斷法制度。另外,對行政處罰的規定非常模糊,無法對限制競爭行為產生行之有效的威懾力。有人不贊成減少賭牌數目或控制牌照的規模,筆者對此也認同,並建議新批給的數目可以為6個,因為一方面,澳門目前博彩業所佔的比例已超過GDP的80%,博彩業任何1個立法選擇都事關澳門經濟的整體穩定,都可能會引發巨大的蝴蝶效應。所以,博彩業制度有賴競爭有序而又相對穩定的環境;另一方面,賭牌數量的減少非常容易導致壟斷或寡頭壟斷,這顯然與反壟斷法的基本精神相悖。筆者建議在目前概括性的框架基礎上,引入相應的細則性法律在對已有的舊投資者有序競爭進行規範的前提下,也通過一些利好來鼓勵新投資者進入。基於此,在博彩業的法定框架更好地融合反壟斷法的相關制度,在賭牌數量上要在「重質」的基礎上,也要「重量」。再者,對於賭牌批給期限,建議區分新舊競投者,並給予不同的賭牌批給期限,對於新進入的競投者,建議賭牌批給期限為20年;對於舊競投者,建議賭牌批給期限為15年。

  另外,在澳門博彩市場上存在為數不少的「衛星賭場」,「衛星賭場」對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有著功不可沒貢獻,其綜合貢獻其實並不比1張賭牌少,如「衛星賭場」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給澳門本地人,「衛星賭場」的各種非博彩元素為澳門引入大量旅客、提供住宿客房、消閒元素,同時也惠及「衛星賭場」周邊的酒店及商業中心。因為目前澳門從「賭城」升級轉型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澳門的博彩業需要走向另1個階段,實際上是澳門特區在開放的市場體系要實踐自我創新的過程,以盡可能減少產業單一化對澳門經濟造成的危害,故未來仍然需要「衛星賭場」繼續營運,一方面是澳門社會升級轉型創新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將澳門博彩業國際競爭力予以保持和強化起著極強推動作用。修改博彩法要以澳門整體發展和需求,以及目前博彩業的營運模式作為重要關注點,對此,筆者建議保留批給制,但同時對「衛星賭場」採用較靈活的准照制度,以「一間一照」方式,讓「衛星賭場」繼續營運,增加澳門博彩業的國際競爭力。

  當然,為了對「衛星賭場」實施有效監管,政府可以對「衛星賭場」進行整體統籌安排,或對接「衛星賭場」,或交給現有的「衛星賭場」群當中的某1個經營者,讓其以獨立承批者的身分,來負責管理全部「衛星賭場」,有利於特區政府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因為修改博彩政策目的不是為了壓制競爭,而是為最大限度地促進競爭,只有開放博彩市場才能更好地保護和推動競爭,同時透過競爭來提高效率。

  澳門城市大學法學院 呂冬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