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濠江)構建大灣區文學體系值得支持

230

  金秋時節,粵港澳大灣區喜訊頻傳。中共中央、國務院近日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引發粵港澳各界的高度關注。夜讀吳志良博士在《澳門日報》發表的高論:《全力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文學建設》,獲益匪淺,感觸良多,也藉此機會班門弄斧,草寫蕪文幾行,湊湊熱鬧。

  從現時的發展形勢來看,為與粵港澳的經濟發展相適應,以文學為載體,建設一個粵港澳文化共同體的平台確有必要,事實上也有不同的路徑可供選擇。為此,粵港澳3地文學界必須透過不同的活動,展開主體對話和文化對話。問題在於,粵港澳3地由於歷史原因,令到在制度、法域、生活方式及意識形態等方面都存在差異,也導致3地文學界對本土文化、民族文化和外來文化在認知、認可、認同等方面出現分歧,甚至成見和對立(如死守廣東話與推廣普通話等)。無論是大灣區的主體對話,抑或是文化對話,都必須考慮到港澳文化的國際性和開放性,尊重其獨特的放蕩不羈的性格。

  不管怎樣,粵港澳3地的文化畢竟具有同宗同源、同聲同氣的共性,脈絡中傳承著中華優秀文化的基因,而且大家又同屬於融匯天下、勇立潮頭的嶺南(廣府)文化,相信一定能在彼此理解與尊重中,汲納西方文明,最終融為一體,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出新貢獻。

  陳溥森(筆名:刀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