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薈萃)齊派嶺南風 刻劃澳門榕

535

  緣於職業的敏感性與社交範圍,本來不可能與美術沾上關係的霍志釗,卻對繪畫一往情深。

  霍氏年少時問畫於譚允猷,可被歸屬於「嶺南畫派」的第三代成員。然而,他又學畫於羅漢榮(1916 ─1993)。緣於此,也成了齊白石(1864-1957)四子齊良遲(1921—2003)的學生。「齊派」以潑墨大寫意為標誌,縱橫恣肆,用筆圓勁、畫作獨有的色塊感及簡練的筆法,大氣十足。雖然霍志釗受齊氏親炙時間不長,但無疑拓展了眼界。

  如果說霍志釗的選擇體現愛畫澳門人的追求的話,那麼他從1989年前去廣州美術學院進修一年中國畫課程就是一個畫學歷程的飛躍。因為他於1990年參加全國統考,被錄取為國畫系研究生,受教於國畫系主任、擅長山水的梁世雄教授的碩士研究生,復歸「嶺南」,由此而與黎雄才(1910-2001)和關山月(1912-2000)相接,技法猛進。其畢業論文《物我合一,借物繪情──論宋代繪畫藝術的審美特性》被編入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系教材《中國畫教學研究論文集》。(註1)

  筆者與霍志釗相遇前曾拜讀上文,驚訝於內地的學術領域,也可以是澳門人施展身手的地方!他明顯沒有緊守秀美的「嶺南畫派」傳統,而是同時上溯宋人,眼界不可謂不高遠!

  轉益多師的霍志釗以山水畫知名,尤愛畫榕。

  榕樹又名「細葉榕」,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澳門大街小巷幾乎矚目可見,甚至在一些堅硬的牆縫上,在缺土、缺水的情況下依然茁壯成長。土生土長的霍志釗自言是爬著榕樹頭長大的,榕樹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如我們所知,有「清六家」之稱且曾住聖保祿修院二樓的吳歷(1632-1718)有云:「澳中榕木,濃綠參天,枝榦節節下垂,葉如木麻,蔭可十畝,知不減於閩。予每苦海氣薰蒸,坐臥其下,擬寫是圖,不加點葉,少遜松柏之後凋耳。」(註2)梁世雄教授更認為澳門和路環的榕樹就非常入畫。霍志釗接踵其志,可謂深知榕樹的美學價值,其入選第八屆全國美展是《榕林白鷺》,到2004年與林近(1923-2004)合作《鏡海榕情》也以榕樹為主體。

  是畫偌大的榕樹樹榦佔據著大部分畫面,錯節盤根,葉茂枝繁。作者以濃淡不一且有頓挫的墨線鉤出榕榦外型,以散鋒在凹陷處「擦」後,再於其上罩上淡墨,最後又著花青;在靠根部或枝榦的受光處著上赭石;榕葉先以墨點寫出,著上花青後,又施上石青和石綠,以期與畫面中的赭石構成色彩的冷暖對比。很明顯,霍志釗是期望透過筆墨去表達富有強韌生命力的榕樹對生命的激情,能默默地見證歲月的變遷。而畫作的右側留白,左側遠景是友誼大橋、葡京酒店和澳門旅遊塔,突出了作品的地域特色。

  去年末偶然再遇霍志釗於南灣,知悉工作之餘仍創作不停,近年更於澳門理工學院藝術高等學校兼教中國畫。或許,這一舉動實踐著他回饋社會的願望,亦實踐了當年在廣州美院畢業禮,從關山月老師手中接過文學碩士證書時,向關老承諾將會繼續為宏揚中國畫的工作作出努力。在筆者看來,通過與學生的互動,教學相長,說不定將來他的畫會追踵齊白石的「衰年變法」呢!

  陳繼春

  註1:參看《澳門頤園書畫會金慶紀念》,頁160,民政總署,澳門,2003年。

  註2:吳歷《墨井畫跋》卷五,此據【清】吳歷撰、章文欽箋注《吳漁山集箋注》,頁447,中華書局,北京,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