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景禧籲青年把握橫琴機遇敢逐夢

183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方案」),對青年人在橫琴就業創業的支持成為亮點。在橫琴開設3地聯營律師事務所的澳門註冊律師、人和啟邦顯輝(橫琴)聯營律師事務所管委會副主席黃景禧表示,「方案」促進澳門與廣東省合作,讓本澳年輕人有更多空間追逐夢想;他並建議創業前要先拓展當地人脈、了解法律和制度,才能更好把握機遇。

  融入國家發展切入點

  黃景禧表示,「方案」充分體現國家對澳門的支持和關懷,創新的制度可說前所未有,內容較著重民生方面,包括本澳居民在橫琴就業、創業、生活,突破過去行政制度問題,期望打造全新的家園和發展空間。青年方面,他關注「方案」4次提及「青年」內容,過去本澳礙於面積小,人才、人流、行業有限,令許多本澳青年在外地完成學業後,未能返回澳門發揮專業所長,「方案」將有助擴闊青年發展機遇,為長遠發展提供更多可能性。

  「方案」除完全對口澳門,「粵澳合作」也意味著政策不單單是珠澳合作,而是整個廣東省共同參與,現時廣東省具備眾多國際級的科技公司和企業,並樂意和澳門合作,對澳門青年而言,這既是千載難逢的優勢,亦是非常大的成長舞台。

  他又提及,澳門和內地在不同制度下成長,不少人擔心不熟悉當地的制度和部門,而深合區管委會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主任,唯一的常務副主任由澳門特區委派,將來也會有本澳部門接手橫琴管理,可見深合區由粵澳主導,同時照顧澳門實際情況,有助解決澳門市民對部門劃分的困惑。政府、資源、政策都具備,橫琴無可置疑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最好切入點。

  助本澳青年一展所長

  新冠疫情持續影響下,暴露了澳門產業結構單一的癥結,如何借助「方案」化危為機,黃景禧認為澳門正面臨巨大轉變期,「方案」以經濟適度多元為發展方向,反映特區政府和中央決心扭轉澳門一業獨大的局面。他指出:澳門其實也具備許多優質資源,包括4個國家實驗室、自由港、與歐盟相關的專業制度和連帶人脈,但過去一業獨大間接令不少澳門人未必清楚,他強調青年人要掌握作為澳門人的優勢和資源並帶入橫琴,也要多親身了解內地的生活區、文化和體制,尋找自己的發展方向。

  他指出:「方案」吸引廣東省,甚至省以外的投資者參與,作為主角的澳門,也需要更加多人去橫琴踏出第一步。他認為澳門青年有許多夢想,但在澳門範圍難以實現,創業有成功或失敗,但平台已經配備好,並認為在橫琴就業創業的容錯率相比其他地方高。

  跨境發展關鍵拓人脈

  黃景禧6年前在橫琴開設3地聯營律師事務所,現時每星期兩邊走,事務所由澳門律師團隊和珠海律師團隊共同合作,提供跨地法律服務。他從經驗所得的最大感受,是拓展人脈的重要性:「澳門人去內地最大的問題,不是金錢或創意不夠,更多的是人脈不足夠。」因此建議澳門人去內地盡量不要「單打獨鬥」,要尋找內地信任的夥伴和團隊,借助團隊把澳門的優勢放大,加快了解當地文化和規則。

  在事務所中,他也經常接觸到內地企業想來澳門,或澳門企業想到橫琴的個案,可見大家都想抓住先機,但橫琴一直缺乏人流,因此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注入活水,「頂層設計已經鋪好路,差在大家如何真正走入去。」隨著橫琴推出車牌開放、「澳門新街坊」、配套設施、2024年第一階段目標,都會陸續解決相關問題,「方案」的嚴格性也督促兩地政府合力完成規劃,為兩地帶來新氣象。

  營商環境監督大不同

  被問及內地和澳門營商環境有哪些差異?黃景禧稱,第一是制度各有特長,例如內地從商有市場監督機制,包括市場監督管理局,需要申請營業執照,不同行業要申請該行業許可;澳門則是到財政局辦理開業;但他認為深合區引入澳門民生制度會解決相應問題。他分享道,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積極進行這方面研究,親自來澳拜訪不同部門研究問題,他過去亦曾協助該局進行引入制度比對,1年前已經完成澳門和橫琴的法律制度比較。

  第二是聘請人才方面,澳門需要先保障本地居民就業,獲批准才能申請外僱;在內地不同地方的人只要繳交社保、五險一金就能就業,對引入人力資源有相當優勢。第三是在內地營商要緊貼政策,因為內地政策不斷調整,澳門政策則醞釀很長時間才出台和運行,因此要對當地政策具備敏感度,多看專家解讀,掌握國家發展動向。至於與內地共同營商的氛圍如何?他笑言兩地律師最初合作會有磨合的地方,但幸好雙方包容,互相尊重,而且他們的包容性很強,積極協助解決問題。

  先了解內地法律文化

  他表示,研究兩地制度的異同,會發現「有些情況澳門是犯罪,內地不是,反之亦然,這些情況都要了解。」橫琴不是所有方面都適用澳門制度,包括社會治理、公檢法、公安局、國安、檢察院、法院都沿用內地,因此到橫琴發展時,要先清晰內地的法律體制、文化、限制,才能作為融入地方的前提。

  對於需注意哪些法律事項?他分析到橫琴創業第一要註冊公司,目前可以透過橫琴一站式免費完成註冊公司和營業執照,關鍵是注意與內地團隊合作的公司股權和管理權,從而保障自己;其次在聘請人員上,內地《勞動關係法》和澳門異同,包括產假、侍產假、解僱條例等,相比較內地保障僱員權益更大,需要多加了解和謹慎;第三要了解內地知識產權保護問題。

  內地知識產權先進,不乏搶註情況,包括專利、商標等;但澳門人對註冊商標的概念則較薄弱。他鼓勵年輕人「這個世界很大,不離開澳門,你一輩子就活在這個土地,見這些人;倘肯踏出第一步,將會見到不同人才,看到不同的世界。」

  本報記者 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