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前瞻規劃完善公交出行減車位需求

1259

  本澳電單車泊位多年來陷於僧多粥少的困境,以至「見縫插車」、「人車爭道」亂象時有發生。2010年,當局為優化電單車泊車環境,陸續加設電單車泊車架(下稱泊車架),也為電單車咪表收費作長遠準備。泊車架設置至今超過10年,民众建澳聯盟理事長李良汪指出:安裝泊車架有利有弊,短期內可利用未有規劃的閒置土地,鼓勵車主使用停車場以紓緩車位壓力,但當局應有前瞻規劃,透過完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減少居民用車,從而減輕車位需求。

  電單車泊車架有利有弊

  李良汪表示,當局設置電單車泊車架,通常會按照該區交通情況來考量,尤會針對容易影響其他車輛行駛的車道:「例如有些地方不時因為電單車違泊,或愈泊愈出妨礙巴士、重型客車、救護車通行,阻塞交通,這些地方便會優先設置泊車架,從而理順該區交通。」

  他指出:設置泊車架有利有弊,且一直存在爭議。利處是泊車架能令區內電單泊車位更規範,有效防止被搬離泊車區,減少車輛被刑事毀壞的情況;但弊處是泊車架佔據一定面積,令可供停泊的電單車數量減少,「尤其現時一些區份電單車一位難求下,倘一下子安裝泊車架,車位便進一步被削減。」

  他續稱,回望過去電單車位被改用為其他道路用途或設置泊車架時,社會都有較多不同意見。倘若全澳都設泊車架,恐怕會帶來更大迴響,因此他預估當局都會以此為考量,根據實際情況作出平衡。

  鐵馬被搬移違法怎歸責

  對澳門鐵騎士來說,搬動其他電單車騰出空位泊車可謂日常駕駛鐵馬指定動作,更甚者當愛車被搬移遭「鵲巢鳩佔」反變成違法泊車,李良汪表示,設置泊車架的確可以杜絕上述情況發生,而未設置泊車架的就難免仍有此問題。

  至於被搬車而衍生無辜違法的歸責問題,李良汪指出:他們曾經接收不少同類訴求,一般情況下,這個責任會歸咎於車主:「即使該車是被人搬移,但依然會按違法處理;當然,車主事後也有申訴途徑,這就視乎車主是否選擇這樣處理。」

  他分析道,即使可以向行政當局提出聲明異議,也要視乎治安警察局是否接納申訴,若果車主無法提交相關證明,當局一般難以受理。而在聲明被駁回時,事主也可以選擇繼續向治安警察局上級訴願,倘若又被駁回,大部分人都不可能為了張幾百元的(牛肉乾)罰單,請律師提起司法上訴,意味著最後只能「硬食」收場。

  他坦言,被搬車的情況雖然不罕見,但要立法規範則比較困難:「例如目前的《道路交通法》,也有規定車輛需停泊在合法位置,但現在衍生的問題是『我的車輛本來是泊好了,但被人搬移出來』。若要立法規範,可能會難以界定罪案的嚴重性,倒不如透過一些措施減低情況發生,例如公民教育、減少用車、完善停車位分布等。」

  根據統計暨普查局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月,全澳電單車數量125,719輛,而公共範圍的電單車位(未包含私人停車場)總數卻只有5萬餘個,車位與實際需求差距甚大。

  閒置土地暫緩車位壓力

  李良汪直指,本澳地小車多是客觀現實,如果一直就現有的土地加加減減,其實無補於事,也只會產生私家車位、電單車位、行人道3者之間的權益問題,「如果把私家車位或行人道減少以增加電單車位數量,你要在哪方面作加減?對於政府來說,這也不是容易操作的事。」

  為此,他認為可先循科學數據和土地利用作考量,「第一、當局可以利用科學數據審視情況,例如數據說明該行人道使用率不高,是否可以在3者之間斟酌善用道路;第二、政府過去收回不少閒置土地,而每區域多少會有閒置地,在這些土地未有明確規劃利用前,也可考慮以此作為臨時公共設施。」

  事實上,根據運輸工務局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底,特區政府已宣告面積逾69.86萬平方米的土地批給失效,當中依法收回的土地涉及地段共44個、總面積超過31.93萬平方米(約相等45個國際標準足球場),連同新城填海區3.5平方公里的土地及收回的被非法霸佔地,本澳已有一定土地儲備資源。

  李良汪指出:政府當初把沒有明確用途的土地收回,但收回來後又依然丟空,變相只是把土地的主體由私人變成國有土地。既然某些土地要等待城市規劃出台才能有明確用途,閒置起來又需要承擔行政成本,倒不如暫時用作交通設施,達到短暫紓緩泊車位緊張的效果。

  新思維釐定停車場收費

  對於坊間有聲音建議,當局可按情況把目前部分非法車位變為合法,李良汪認為難以實行,也會影響其他持份者的權益:「即使有些道路使用率不高,但也會影響行人的使用權益,有可能衍生安全問題。我認為社會上也未必會同意這個方向。另外,若然把臨時上落客貨區域轉為停車位,也會導致貨車或的士需要佔用其他道路資源。」

  另一方面,本澳公共停車場的電單車位空置率一向偏高。回顧過去,即使有議員多次促請當局設法解決泊車難問題,並推出措施鼓勵駕駛者泊入停車場,但當局依然以收費不貴為由,認為免費泊車「唔應該」。

  李良汪認為,當局應重新審視意見,進一步減低電單車停車費,甚至豁免費用吸引電單車駕駛者,從而減輕停泊混亂現象。「即使沒有車輛停泊,閒置的停車位也要交由外判公司負責,在空置率如此高的情況下,何不考慮運用手段吸引電單車駕駛者善用停車場?」同時,政府應在這些意見的基礎上,以善用公共資源和減少違泊為原則,想出更多可行方案,「其實目前除了設置泊車架的位置,其他街位都是免費的,是否可多開放思維鼓勵使用公共停車場?」

  他指出: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市民的訴求是無限的,因此特區政府要做的,是在掌握科學數據的前提下分析並規劃,「不是說今天這個人鬧得大聲點,我就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審視實際情況,『餅』只有一個,究竟要分給誰?關鍵應該找多1塊餅,例如做好公交或輕軌,大家都可以有得食。」

  十年規劃完善集體運輸

  綜上所述,李良汪認為利用閒置土地、善用停車場等都只能達到暫時紓緩電單車泊車位緊張的效果,整體交通規劃對澳門十分重要,尤其交通問題困擾本澳多年,政府應有前瞻規劃。

  他回顧《澳門陸路整體交通運輸政策(2010─2020)》,政策核心是公交優先,原定2015年輕軌通車,並期望透過輕軌通車大大減低出行問題。但由於輕軌建設進度未如理想,他直指規劃失敗:「目前來看,氹仔線才於2019年通車,與規劃預計的時間差距甚大,而在公共集體運輸仍未得到改善下,駕車出行的人必然相對多。」

  他建議當局在未來的十年規劃,應盡快完善公共集體運輸網絡,尤其巴士和輕軌,透過集體運輸網絡有效解決交通問題。「如果巴士、的士、輕軌能便利市民出行,不排除部分人會放棄駕駛私家車和電單車。當車輛減少,就能有效減少泊車需求。要不然這必然是惡性循環,加上駕駛電單車適合澳門環境,費用相對便宜,必會催生愈來愈多人開車,加大泊車需求。」因此,他希望當局在未來的十年規劃要重點部署公共集體運輸網絡,尤其輕軌和巴士,吸引居民綠色出行,才能真正紓緩泊車位需求。

  《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