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之窗)借疫情對中國「濫訴」是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鬧劇

933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防控形勢極為嚴峻。在中國與國際社會一道有效應對疫情、維護全球衛生安全之際,一些國家個別政客和媒體卻在煽動甚至開始炮製針對中國的索賠訴訟,濫用法律極力詆譭和抹黑中國。4月21日,美國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在密蘇里東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中國政府,稱中國「必須為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負責」。在此之前,美國先後有多家律師事務所在州法院對我國提起集體訴訟,誣稱中國「隱瞞疫情」「應對遲緩」,向中國索賠;英國有智庫發布報告列舉10種對中國提起訴訟的法律途徑,涉及國際法院、常設仲裁法院、世界貿易組織和雙邊投資條約等;印度非政府組織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起申訴,妄稱「中國秘密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造成人類災難」,要求中國賠償。此類「追責索賠」的行動純屬「濫訴」。

  首先,從法律程序上看,國際和各國司法機構對就疫情起訴中國的訴求不具有管轄權。中國未接受國際法院等國際司法或仲裁機構的一般性強制管轄,因此,未經中國同意,其他國家無法就此次疫情對中國訴諸國際司法機制。至於訴諸各國國內司法機構,根據國際法上的主權平等原則和國家豁免規則,一國國家、政府及其財產不受另一國法院的司法管轄和執行。美國的《外國主權豁免法》雖然規定了少數例外情形,即對外國國家的「商業行為」「侵權行為」和「國際恐怖主義」可以進行管轄,但中國採取疫情防控措施顯然不屬於上述例外,中國各級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採取的主權行為不受美國法院管轄。此外,人權理事會等其他非司法性質國際機制對處理來文申訴等規定了嚴格的受理條件,包括必須基於事實而非傳聞信息等,且一般不涉及索賠問題。

  其次,從責任認定的實體法律問題看,中國充分及時有效地履行了《國際衛生條例》規定的義務,在分享信息、採取防控措施及開展國際合作等方面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得到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普遍認可。美國政府自身應對疫情不力導致疫情大爆發,其所受損害與中國防控措施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係。

  由此可見,上述各種形式的所謂「索賠」主張站不住腳,實質上是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鬧劇,企圖轉移公眾視線、轉嫁國內矛盾。有美國律師發文直言,如在國際法院起訴中國,「即使法律挑戰不成功,也會取得重大政治勝利」,這顯然是將國際法作為謀求政治私利和經濟利益的工具,嚴重損害國際法律規則和機制本身的嚴肅性和公正性。國際法學界已有不少專業、理性聲音對此類濫訴提出了質疑。美國國務院前法律顧問基梅納 凱特納教授撰文告誡說,「別費力為新冠病毒起訴中國了」。美國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費德勒、美國匹茲堡大學法學教授瑟利夫、德國馬普國際法研究所維拉利爾等學者發文表示,疫情防控追責既無先例,也不可行,這些指摘背離了國際法維護世界和平與人類福祉的宗旨,應堅決予以抵制。

  面對重大公共衛生危機和傳染病威脅,一味攻擊和抹黑他國不能挽回浪費的時間和逝去的生命。面對疫情,國際社會應當團結協作、同舟共濟。各國在任何時候都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尊重科學,尊重國際公論。

  龔 新(逢周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