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設國安顧問制度生動體現中央依法履職

3870

  中央人民政府根據澳門特區政府的報告,作出關於設立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和技術顧問事項的批示,「中央人民政府同意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報告,決定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設立1名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和3名國家安全技術顧問。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由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擔任;國家安全技術顧問由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相關人員擔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職責是:監督、指導、協調、支持澳門特別行政區開展維護國家安全工作。國家安全技術顧問的職責是:協助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開展相關工作;就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履行職責相關事務提供意見。」該等顧問將分別列席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其辦公室會議。這是進一步完善澳門維護國家安全體制機制的重大舉措,是中央依憲依法履行憲制職責的生動體現。

  國家安全指國家政權、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人民福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國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對處於無危險,和不受內外威脅的狀況,以及持續安全狀態的能力。維護國家安全是《憲法》法律保護的國家核心利益。我國現行《憲法》規定國家權力機關、國家主席、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即國務院、中央軍委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定職權;《國家安全法》規定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定義務和應然責任。從本質而言,維護國家安全是一國的統一任務,應由一國的統一立法和執法體系去實施統一化的保障。哪些事項構成國家安全,應以何種方式加以保障,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如何權衡,往往需要考慮國防、外交、公共安全等重大國家利益才能作出決策,實非地方行政區域可自行處理得了的。香港、澳門《基本法》在設計特別行政區制度時,考慮到「一國兩制」條件下港澳實行不同於內地的原有資本主義制度的特殊情況,專門規定第23條授權並要求兩個特別行政區自行制訂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竊取國家機密,以及勾連外國政治勢力在港澳進行政治活動等。這一規定旨在授權特區就相關的法定事項作出專門立法,並就立法的內容提出實質性的要求,但並未改變維護國家安全本質上屬於中央事權的根本性質。中央人民政府對於澳門特別行政區有關國家安全事務負有根本責任。澳門特別行政區依照《憲法》和《基本法》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時,有必要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關於具體實施《基本法》的相關指令和技術幫助,此番關於建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中央批覆,恰是中央履行維護國家安全法定職責的重大舉措,具有正當性和合法性。

  事實上,澳門特別行政區在實施《基本法》有關保障國家安全事務的規定方面已經取得引人注目的成就:落實《基本法》第23條要求的《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早於2009年既已頒布實施;由澳門特首主持、專責統籌、協調澳門特區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工作、研究落實有關部署、分析研判澳門特區涉及國家安全及社會穩定的形勢、協助制訂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政策、統籌推進澳門特區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制度建設等事務的澳門國家安全委員會,業已於2018年成立並展開運作;與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立法和修訂工作也已有序進行。這些標誌著澳門維護國家安全工作順利落實的重要工作,無不是在中央政府的指導和部署之下由特區政府勉勵完成的,離不開兩者的積極合作和協調安排。現在中央通過批覆進一步將國家安全顧問制度固定化,形成法制化的體系機制,使之名正而言順,必將有利地推動中央和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事務上的更加密切合作,從而更加卓有成效地維護中央的管治權威和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力。

  尚有必要指出:設立國家安全顧問制度也是充分尊重澳門特區高度自治的權力,並尊重澳門現行政治運行體制架構的制度安排。國安顧問的職責局限於監督、指導、協調、支持澳門特區開展維護國安工作;技術顧問則協助其履職責。兩者都不是「太上皇」,均不能代替澳門政府相關機構為相關決策和採取的行動。該等顧問的工作運作方式既須依照中央批覆中所作的規定,亦要受到澳門特區政府根據中央批覆就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設立法規未來所作的修訂和補充內容所規限和調整。我們有理由相信,澳門特區政府會盡快展開有關的法律修訂,以滿足形式法治的需要和公眾期待。

  澳門理工學院一國兩制中心教授 許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