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應全方位保護好郊野生態環境

224

  澳門原是珠江口一個島嶼式的小漁村,全靠西江流域泥沙沖積才與大陸相連,故本身自然資源有限。再加上地處典型的季風氣候區,每年颱風、暴雨、雷暴等惡劣天氣頻密,自然生態環境經常遭受嚴重的摧殘。近年來,隨著城市的不斷擴容,郊野土地正被不斷開拓而逐漸縮少,現時離島區的幾個郊野公園,已成為全澳門碩果僅存的幾塊珍貴綠色地域。這些地方雖然沒有珍稀的動植物,沒有特殊的地質剖面,但總算較為完整地保留了自然環境的天然「本底」,成為一座沒有圍牆的自然博物館,成為澳門自然生態研究、開展旅遊活動和市民康體步行的好去處。

  然而,幾年前發生的「天鴿」風災,給澳門的綠化帶來全面性的破壞,離島郊野公園更首當其衝遭受嚴重的創傷,樹木斷枝倒塌、斜坡山泥傾瀉,不僅破壞了原有的秀麗景觀,還導致大量的水土流失。事後,市政署組織力量對樹木進行大量的搶救和補種,即使在疫情下,也努力爭取完成任務。不過,絕大多數市民認為要維護好郊野的生態環境,事前的「保護」遠勝於事後的「補救」;守好現時的「本底」遠勝於未來的「複製」。因為培育一棵樹苗成長最少也要3、5年時間,事實上絕大部分的樹木須經十年八載才能成材。為此,希望當局對全澳的自然生態環境展開一次全面的調研評估,並作出相應的規劃。在目前必須正視藤本植物這一生態殺手對樹木的大面積傷害。藤本植物儘管能彌補平地綠化的不足,豐富綠化層次,增強景觀的藝術效果,但它生長迅速、蔓延茂盛,常以喧賓奪主的姿勢纏繞和覆蓋樹木,與樹木爭奪水份、養份和陽光,最後會把樹木絞殺而死。這種情況在各郊野公園的林木地帶都普遍存在,在疊石塘和媽祖文化村兩個郊野公園尤其嚴重,不處理好這些藤蔓植物,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勢必會漫山遍野地把大片山林毀滅。

  此外,有市民認為近年來郊野公園內的蝴蝶、蜘蛛、蜥蜴、蟬、蛇等動物與昆蟲日漸少見,個別種類幾乎不見蹤影近似絕跡,故而質疑是否當局滅蚊滅蟲用藥過度所致?這是生態失衡的象徵,但有關方面卻表示,這只是人們在不同季節感官認知上的差異而已,事關當局近年來捕捉到這類昆蟲與動物在數量上是呈上升之勢,這表明這些物種是存在的。如何解釋這種矛盾現象,當局確應實事求是做好這一方面的宣傳工作,消除市民的疑慮,這有利官民合力共同參與自然生態保護的工作。

  還有,黑沙海灘公園沿岸的木麻黃整體更替工作已開展整整1年,現時病株的移除和重新栽種的進展如何?不少巿民都表示關心。愛護大自然,保護好郊野生態環境人人有責。在疫情下,市民在節假日期間舉家到離島區郊遊的情況較為普遍,但也發現有些人隨意踐踏花壇草坪,擅自採摘公園花果,以及亂拋垃圾雜物,隨意遺棄食物殘渣餵飼流浪貓狗,對這些損害生態環境的行為,希望市政署加強巡查,對違規者予以處罰。

  澳門社會民生促進會會長 市政署市政諮詢委員

  陳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