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外勞入境潮後產生問題值得思考

1342

  疫情在澳情況漸漸穩定,中小企都因應自身的情況而提前復業,銀行業及政府部門和賭場亦先後在近期相繼提供服務,雖然部分是維持基本或預約服務,但對有需要的市民來說,不能單說疫情關係或恐懼社區交叉感染或個人理由為藉口而繼續休業,故能提供有限度的服務是負責任政府或企業的應有措施和做法。

  反觀國內,疫情雖然嚴峻,亦由2月10日開始,各業已經相繼投入服務或生產,因為經濟在農曆新年假期前後於疫情擴散的關係,已經停頓了整個月的時間,對有實力的企業來說,短暫的休業可能未必帶來很大的影響,但中小企或自僱人士就可能是手停口停,不知所措,加上社會各業是一環扣一環,因此影響可能是接踵而來,故此,既要對抗疫情,亦要顧及民生及整體經濟發展,復工是肯定和必然的。

  在澳門,近期特區政府多番出招,希望在穩定疫情的環境下,進一步減輕出入境的人數,從而降低本地居民感染的機會,做法值得稱讚,但在執行過程中,並沒有充分考量社會的實際情況,從而引起市民的憂慮,值得為政者思考。就以在20號凌晨開始實施的外勞入境限制和隔離政策,在本月17日公布後,為數過萬的外籍僱員就爭取在20日前進入澳門,形成在公布後之兩天,入境人數激增,他們的出現,有可能是因應僱主復工的安排,有可能是避免了新例後需要定點隔離及付出超高昂之檢疫費用而提前入境。

  政府應該知道很多外勞在珠海住宿,(從每天出入境人數就有詳細的資料)他們的工作對澳門有絕對支援發展的作用,當中包括很多技術性的人員,為此要他們進行定點隔離14天後才能進入澳門,或出了澳門進入珠海後,回澳要進行隔離的做法確實帶來憂慮,同時,他們要在此時期避免進出珠澳又要顧及工作,無可選擇就是要留在澳門居住,因此出現了短期的撲屋潮,在舊城區甚至豪宅區或廉價酒店或旅館,都出現了大量的短期租約,7日至3個月都有,已知某新口岸區豪宅,一個3房單位20人居住,未知政府是否知道?或是預設特別政策來解決空置單位或是援助酒店業的政策?

  大量外勞聚集或群居於住宅單位內,對大廈的整體衛生、人流管理、疫情防範、治安隱患等等問題,行政當局有否充分考慮和分析?如再出現新冠肺炎感染,是否防範措施又要重頭來過?值得思考。此外,外勞入境潮後,可能出現的是另一個問題,因為大中小學停課很長的時間,相信澳門情況持續穩定的話,重新上課的日期亦不遠,但是根據政府的資料顯示,仍有數千位學童留在國內家中溫習,等候澳門教育部門通知復課日期後來澳,他們的回流,政府是否已經準備了相應的措施來作協調及防禦?是否政府應提前通知一個可能復課的日期,令家長準備、令學校添增足夠防衛防疫的設備及人手來應付開課?以上問題都希望特區政府團隊重視和考慮。

  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 葛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