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衛星賭場冀舊人舊制新人新制平穩過渡

833

  澳門特區政府日前就關於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召開記者會,向市民解釋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草案內容。有衛星娛樂場負責人坦言政策完全扼殺扎根澳門的中、小企業及衛星娛樂場生存空間,對本澳金融體系及就業環境帶來巨大衝擊及系列負面影響;草案宜著墨加強管理規範,而非一刀切引發更多社會矛盾。建議以「舊人舊制,新人新制」方針處理衛星娛樂場及承批公司相關事宜。

  衛星娛樂場負責人回應修法內容時指出:衛星娛樂場20年來,依法依規經營,並未出現洗黑錢、非法集資、網絡及組織跨境賭博等刑事案件。而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草案內容則一石激起千層浪,倘該法律條文最終通過及實施,將成為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令近年在疫情下艱苦掙扎的20間衛星娛樂場直接或提早倒閉,屆時預計約4.5萬澳門人的生計受影響,為本澳整體經濟市場帶來難以預計的後果及影響。

  相關負責人表示,草案條文扼殺業界生存空間,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

  (一)法律規定娛樂場必須位於承批公司擁有的不動產內。這點直接影響現時扎根澳門,並早在20年前開始經營的衛星娛樂場。這些酒店物業均分別屬於不同的本澳企業持有,而非博企承批公司擁有的不動產;若按照上述法律制度,將來任何1間承批公司在商言商,均不可能以市價投資買入這些舊物業繼續經營衛星娛樂場,尤其面對現時經濟大環境的影響,這20間衛星娛樂場只能面臨倒閉,或提前倒閉結局。

  (二)衛星娛樂場倒閉將對社會造成負面骨牌效應,政府稅收大減,失業率自然大幅上升。20間衛星娛樂場現時共有930張賭枱,均設於本澳傳統酒店,2021年12月博彩毛收入為79.62億元,為政府提供龐大稅收。另外,衛星娛樂場為本澳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僅在衛星娛樂場工作的本澳勞動人口不少於7000人,娛樂場內其他如公關、水吧、保安等工作崗位,還有酒店餐飲及其他配套設施的勞動人口也不少於1.5萬人。娛樂場關閉,特別在這至少3年的疫情影響下,企業經營舉步維艱,將加大這些勞動人口牽涉的家庭約4.5萬人跌入經濟就業困境,對澳門社會繁榮帶來衝擊,從而影響到澳門「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再看民生市場經濟的影響,衛星娛樂場倒閉完全抹殺了澳門本地中、小企業,微企的生存空間。澳門現時的民生經濟架構,仍然是靠博彩龍頭企業帶動其他周邊經濟,衛星娛樂場所關閉,令本澳經濟將更為單一,並且完全集中依靠6家博彩承批公司,由6家承批公司作為壟斷主導。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若法例實施,衛星娛樂場周邊的商舖及企業逾半關閉,失業率上升,而澳門半島城區將更難以走向經濟適度多元。

  (三)對本澳信貸融資產生負面影響,令銀行體系大幅受壓,壞帳率上升。眾所周知,澳門半島有4條購物街,(第一條)由葡京酒店經新馬路到大三巴至16浦衛星娛樂埸,(第二條)高士德馬路,(第三條)由葡京酒店到荷蘭園馬路,(第四條)由葡京酒店經財神酒店、富豪酒店、假日酒店、帝豪酒店、置地酒店、利澳酒店、金龍酒店、萬龍酒店、皇家金堡酒店、港澳碼頭、漁人碼頭,這是1條集酒店服務、飲食、服裝零售、藥店、珠寶金行、首飾、當舖及各行各業於一身,訪澳旅客購物娛樂一條街,而這些衛星娛樂場酒店業主及沿途地舖,均有向本澳銀行貸款用以經營業務,若所有酒店內娛樂場業務不能經營,這條集酒店服務娛樂購物一條街將大幅減少人流,隨之酒店服務娛樂購物一條街沿途經營的所有中小企及微企,都將受到嚴重衝擊及加速倒閉。

  而所有這些酒店業主及街舖,市場估值都會隨之降低而貶值,本澳銀行為免貸款風險,將會持自保原則向企業追收貸款本金(因先前銀行對其貸款的評估是基於衛星娛樂場可持續營運基礎上評估),從而形成骨牌效應,令區內業主破產,最終受影響的仍是澳門本地中小企業及銀行金融體系。

  (四)企業社會責任

  法案第十六條規定,承批公司尤應在以下方面承擔企業的社會責任:一、支持中小企業發展;二、支持本地產業多元發展;三、確保勞工權益,尤其是本地僱員的在職培訓及人員向上流動、保障員工的公積金制度;四、聘用殘疾或復康人士;五、支持公益活動;六、支持各種教育、科研、環保、文化及體育等活動。

  這條款的內容與前面提到本地中小企業將可能發生倒閉潮明顯背道而馳,因為20間衛星娛樂場的本地中、小企業,法律規定不能以任何形式出租相關物業作為娛樂場的用途,這直接把本澳中小企業僅有的生存空間也扼殺掉。

  由此可見,儘管政府給予3年過渡期,但事實上,在現時疫情防疫經濟艱困期間,衛星娛樂場業主沒有長期生存的希望,大部分衛星賭場將即時面臨全線結業。

  同時,6家博企因有娛樂場業務收入的互動,可以推出廉價酒店房間,廉價飲食套餐,創造人流提升娛樂場業務競爭力,並形成集酒店服務、娛樂、飲食、購物於一身的寡頭壟斷經營,而20間衛星娛樂場酒店,因失去博彩娛樂業務收入互動,便失去了僅有的生存力,難以維持日常支出,結業是唯一結局。

  衛星娛樂場負責人建議:為保持平穩過渡,現時已存在經營的衛星賭場,希望政府准許一如既往繼續經營,讓衛星娛樂場及其周邊的中小企,與澳門社會一起為澳門的繁榮穩定,持續作出貢獻。日後新的娛樂場則採取新措施,以舊人舊制,新人新制方針執行。這樣才能夠真正做到平穩過渡,經濟適度多元、扶持中小企業、避免衝擊金融體系的穩定、而帶來社會不和諧的影響,並且避免對「一國兩制」在澳門實施的行穩致遠帶來不確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