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時代改革引領者習近平

443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院長王珺是《習近平改革開放思想研究》一書的副主編和主要撰稿人。當記者採訪他時,他展示了研究團隊為寫作此書蒐集的資料。

  「習近平是一個全身心撲在改革開放上的人。」他說。

  2018年,中國迎來改革開放40周年。習近平擔負著把鄧小平開創的改革開放事業推向前進的重任。

  10月底,他又一次來到廣東,在深圳蓮花山下一個改革開放展覽館中流連一個多小時,並在一幅畫作前駐足。

  上世紀八十年代,這幅畫中的標語牌豎立在深圳蛇口工業區,激勵改革開放的開拓者們以爭分奪秒、講求效益的精神,創造經濟社會發展的奇跡。

  習近平說:「再一次來到深圳,再次來到廣東,我們就是要在這裏向世界宣示:中國改革開放永不停步!下一個40年的中國,定當有讓世界刮目相看的新成就!」

  6年前,習近平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時,中國進入了改革深水區。有海外輿論稱,領導改革的中國共產黨面臨嚴峻挑戰。

  王珺說,習近平頂住重重壓力推進改革,取得了矚目成績。

  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並在2017年實現2011年以來首次增速回升,達到6.9%,遠高於3.7%的世界經濟增速。

  6年來,中國創造了7000多萬人的新增就業,比英國人口還要多。

  2018年,中國中等收入人數達到4億,形成世界上最大的消費群體之一。

  海外輿論稱,習近平是「一位遠見卓識的改革家」、「中國新一輪革新的中心人物」、「為中國未來修建一條獨特道路的嚴肅認真的改革者」,他「清晰的改革目標激勵著整個民族」,「『習式改革』對整個世界都有正面示範效應」。

  一、出身革命家庭,改革堅定不移

  中國改革開放始於1978年。習近平那時正在清華大學化工系學習。他的父親習仲勳在廣東擔任第一書記。

  習仲勳對改革滿懷渴望,他向鄧小平要「先走一步」的「尚方寶劍」,請求建立經濟特區,為改革「殺出一條血路」。

  父親的膽略和擔當影響了習近平。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習仲勳從廣東調回中央,前往河北正定工作的習近平也開始了改革探索。他看到南方一些地方正推行農業「大包干」,就在正定做試點,在河北省開了先河。

  習近平在縣委書記任上深知改革不易。有一次他說,我們的改革存在不系統、不配套的問題,凸出表現是「中間梗阻」。他在正定推進幹部制度改革,把一批想幹事能幹事的人選拔出來。

  習近平在其他省市任職,也以改革者形象著稱。他在寧德倡導「弱鳥先飛」,在廈門實行「放水養魚」,在福州開創「馬上就辦」;在浙江提出「八八戰略」;在上海力推「長三角一體化」。

  美國學者庫恩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習近平來自一個改革者的家庭。更為重要的是,他本人就是一位堅定的改革者──我知道這一點是因為2005年和2006年我在杭州拜會了習近平,他當時就跟我們談到全面改革的重要性。」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鴻說,習近平的改革,來自他的經歷,來自他的從政。他經歷過「文革」,正反兩方面對比以後,他就明白,老路走不下去。他的思考跟鄧小平是一致的。

  2012年,習近平在回顧改革開放歷程時說,如果沒有鄧小平同志指導我們黨作出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我們國家要取得今天的發展成就是不可想象的。可以說,改革開放是我們黨的歷史上一次偉大覺醒,正是這個偉大覺醒孕育了新時期從理論到實踐的偉大創造。

  習近平在地方的改革思想和實踐,輯錄在《幹在實處 走在前列》、《之江新語》等書中。觀察者認為,這正是新時代中國全面改革諸多設計的淵源。

  二、設計「第五個現代化」,更高舉起改革大旗

  2012年11月15日,剛剛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習近平對中外記者說:「堅持改革開放,不斷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努力解決群眾的生產生活困難,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這時,習近平堅定宣示了要進一步推動改革開放的決心。

  而習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對的是何等困難,皆大歡喜的改革都改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他執掌的新一輪改革,必定要「既勇於衝破思想觀念的障礙,又勇於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

  上任後的首次出京考察,習近平選擇了鄧小平1992年「南巡」時到過的廣東。著名的「南方談話」曾推動改革開放實現新跨越。

  在深圳,習近平瞻仰了鄧小平銅像。他說,「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停頓和倒退沒有出路」。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習近平不是第一個談論需要改革的中國領導人,但他在考察中發表講話的調子比以前更加有力。日本《外交學者》雜誌網站說,習近平將自己堅定地置於改革者一邊。

  1個月後,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說出了那句被廣為傳播的話:「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在習近平看來,改革,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不斷前進的改革,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

  為了讓改革順利推進,習近平提出「鞋論」──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鞋的人自己才知道;要改的必須改,不改的就是不能改;新一輪改革不追求廉價掌聲。

  習近平把「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這被稱作「第五個現代化」。

  面對新的複雜形勢,習近平構建了一套獨特的改革方法論:要處理好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的關係、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係、全局和局部的關係、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的關係、膽子要大和步子要穩的關係、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要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何毅亭說,習近平改革思想是一個層次分明、系統完整、邏輯嚴密的理論體系,科學回答了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為甚麼要全面深化改革、怎樣全面深化改革等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豐富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理論。

  施芝鴻說,習近平為全面深化改革確定的總目標,既指明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和道路,又清晰勾畫了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路線圖、時間表。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鄭永年說,習近平回答了新一輪改革誰來改、改甚麼、如何改的問題,在改革開放40年後,他進一步推動完成制度建設的使命。

  在習近平主持下,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制訂全面深化改革7年時間表,出台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改革方案,涉及從經濟到政治、從社會到文化、從生態到外交等各個方面。

  中國的全面深化改革引發關注。有海外輿論稱「習式改革」為中國漫長而驚人的崛起注入新動力。

  從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確立全面依法治國路線圖,到十八屆五中全會詮釋五大發展理念,再到十九大報告繪製現代化「兩步走」戰略,全面深化改革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凸出亮點,習近平也成為中國新一輪改革開放的領航者。

  三、掛帥出征,以實幹精神推動全面改革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習近平擔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後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成立,仍由習近平掛帥。

  習近平領啣的,還有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等。

  一位參與改革決策的人士說,新一輪改革強化了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這有利於破除「中梗阻」。

  「習近平領導多個小組,接觸各個領域、各個層面的實際工作者和一線領導者,和他們面對面討論,了解到更多實際情況,從而讓決策更加『上接天線、下接地氣』。」這位人士說。

  權威人士透露,總書記認真審閱重大改革方案的每一稿,逐字逐句親筆修改。

  許多重大改革舉措由習近平本人拍板。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而自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後提的一直是「基礎性作用」。討論時,有人認為新提法跨越太大,建議暫緩,最後是習近平拍板定論,實現了重大理論突破。

  參與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文件起草的一位學者回憶說:「沒有習近平下決心,很多重大改革是難以出來的。」

  13億多中國人的身分長期被戶籍制度分隔在城鄉兩端。習近平率領發起史無前例的戶籍改革,統一城鄉戶口登記制度,取消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的性質區分,為城鄉一體化打開大門。

  國企改革被認為是重中之重和難中之難。習近平把混合所有製作為國企改革重要突破口,使亟待提高效率的國企加速融入現代化經濟體系。同時,他鼓勵民營企業依法進入更多領域,引入非國有資本參與國企改革。

  在計劃生育政策實行多年的基礎上,習近平敏銳抓住重大時機,推動出台全面兩孩政策,在關鍵節點改善中國人口結構,受到全社會廣泛讚譽。

  公款吃喝浪費的積弊,被很多人認為是無法解決的難題。習近平倡導制度建設和機制改革,在不長的時間裏遏止住了這一歪風。

  在中國的生態屏障秦嶺,官商勾結,濫蓋別墅,違背綠色發展理念。習近平親自督戰,多次批示,劍指利益固化藩籬和官僚主義惡疾。

  習近平說:「黨和人民需要我們獻身的時候,我們都要毫不猶豫挺身而出,把個人生死置之度外。」

  習近平經常對幹部們講:「以釘釘子精神抓好改革落實。」這個比喻講的是改革要看準目標、真抓實幹、鍥而不捨。

  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之間,習近平到基層考察50次、累計151天,這既是對改革的訪查和調研,又是對改革的宣講和推動。

  在習近平帶頭「擼起袖子加油幹」的鼓舞下,許多大膽的改革在基層開展起來。

  西南交通大學的管理者們正在進行一項創新試驗:讓科研人員享有部分職務發明的專利權,而之前所有專利只屬於單位。如果說40年前小崗村「包產到戶」的突破,解決了農民吃不飽飯的難題,那麼西南交大的嘗試,則是在探索進一步釋放科研人員的創造積極性。

  6年來,改革在各個領域紮實推進,不斷突破:

  ──立足經濟新常態的判斷,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中國經濟向高質量發展;

  ──加大經濟體制改革力度,進一步劃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確保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根本性轉變;

  ──把創新驅動發展確定為新時代改革的重大戰略並著力實施,中國向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加速邁進;

  ──掀起大規模「反腐風暴」,從「膠著狀態」到形成「壓倒性態勢」,這既是改革一部分,也為進一步改革創造條件;

  ──集中推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這一「牽一髮而動全身、投一石而激千層浪的重大改革舉措」;

  ──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這是政治體制改革的一項標誌性成果;

  ──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推動落實全面依法治國方略;

  ──健全人民當家作主的制度體系,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

  ──改變意識形態管理薄弱的局面,加強了黨對改革的全面領導力;

  ──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確立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

  ──促進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的良性循環,夯實人民的獲得感;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以改革促進公平正義;

  ──建設美麗中國,推動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實現跨越式突破;

  ──領導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國防和軍隊改革,完成中國軍隊徹底重塑;

  ⋯⋯

  中共十八大後5年間,中國出台1500多項改革舉措。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提出158項改革舉措。

  在2018年的新年賀辭中,習近平吹響改革再出發號角:「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將改革進行到底。」

  一年 ,從南海到長江,從山東到東北,從深圳到上海,習近平風塵僕僕,馬不停蹄,都在部署改革新政,指揮對外開放。

  庫恩認為,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以來,中國共產黨加快推進各領域改革,「強勢反腐是改革,依法治國是改革,脫貧攻堅是改革,重組軍隊是改革,黨政機構改革也是一項重大改革。」他說,作為改革者,習近平留下的最大印記是他推動改革的廣闊度和全面性。

  施芝鴻說,在新時代,黨對全面深化改革的規律性認識的把握,比改革開放以來任何時期都更加全面。改革正進一步觸及深層次利益格局的調整和制度體系的變革。

  王珺說,習近平面對新的時代形勢和課題,作出包括社會主要矛盾發生重大改變等一系列新判斷,構建起改革開放的一整套新範式和新秩序,以排山倒海之勢推進「五位一體」和「四個全面」,在解決以前難以解決的許多問題上取得重大突破。

  四、老百姓關心甚麼,就改革甚麼

  習近平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為世界謀大同。」

  他表示:「老百姓關心甚麼、期盼甚麼,改革就要抓住甚麼、推進甚麼,通過改革給人民群眾帶來更多獲得感。」

  民眾最直接的福祉感受來自收入的不斷增長。6年中,城鄉居民收入年均增長7.4%,超過經濟增速。

  10月1日起,根據修改後的個人所得稅法,個稅起徵點從3500元提高到5000元,又一項惠及上班族的紅利以「重大改革於法有據」的形式出台。

  2.8億農民工也嚐到改革甜頭,中等收入人群中有了他們的身影。

  「95後」鄒彬是其中一員。他中學肄業就在建築工地當學徒。2015年,他代表中國參加第四十三屆世界技能大賽砌築項目比賽獲優勝獎,也成了世界500強企業中建集團旗下一名項目質量管理員,還組建了自己的創業工作室。今年,他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在全國兩會上提出「深化建築用工制度改革」的建議。

  習近平的精準扶貧戰略也收效顯著。過去6年來,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約7000萬,超過法國人口。

  美國國際問題專家威廉.瓊斯說,脫貧是人類一直以來面對的核心挑戰,但直到最近都還只是「烏托邦」,是中國讓這個夢想正變為現實。

  習近平還把社會養老保險覆蓋至9億多人,基本醫療保險覆蓋至13億多人。

  國產電影《我不是藥神》最近引起關注。影片講述中國癌症患者用藥難的困境。改革正使這一幕逐漸成為歷史。

  2018年5月,中國政府先後取消包括抗癌藥在內的28項藥品進口關稅,抗癌藥將實現「零關稅」。相關部門正陸續啟動抗癌藥品國家集中採購、醫保准入談判。

  習近平的改革雄心還包括打造一個生機勃勃的商業環境,讓在中國的所有生意都做得更加容易。

  在10月底發布的世界銀行營商環境報告中,中國總體排名比去年上升32位,位列第46,為報告發布以來中國最好名次。

  《上海美國商會2018年中國商業報告》顯示,83%的受訪製造業企業和81%的零售業企業實現盈利,57.7%的企業表示其在華營收增速高於其全球市場水平,61.6%的企業將增加在華投資。

  民營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在世界500強企業中,中國民企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

  五、聯動世界發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國的改革讓世界搭了「便車」。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過去近40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8.4%,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位,而近年已上升為第一位。

  2017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27.8%,超過美國、日本貢獻率的總和,拉動世界經濟增長0.8個百分點,是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

  世界軌道交通龍頭企業──中國中車成立3年來,產品行銷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改善了當地基礎設施,提升了民眾出行滿意度,為所在國創造大量就業崗位並帶動配套產業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來到我們車間視察,要求打造中國製造的亮麗名片,加快創新驅動,這推動了我們現代企業制度改革的步伐,也促進了中車與世界經濟的深度融合。」中車的一位管理人員告訴新華社記者。

  世界如今又來到十字路口。是「新冷戰」還是「新合作」,是「新停滯」還是「新發展」?面對這些問題,習近平提出打造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理念的新型國際關係,並倡導新的全球治理觀:共商、共建、共享。

  施芝鴻認為,習近平新時代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個重要特點是,把推進國內全面深化改革同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緊密結合起來,形成內外聯動。

  他說,習近平提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反映了當代人類社會的共同價值追求。

  18年前,在擔任福建省省長期間,習近平曾推動實施福建援助巴布亞新幾內亞東高地省菌草、旱稻種植技術示範項目。菌草種植是一種由福建科學家率先試驗成功的農業項目,具有治沙、養畜、發電和新材料開發等功用。

  今年11月,習近平在出訪巴布亞新幾內亞期間,又現場見證中國援巴新菌草、旱稻技術等一攬子項目協議正式簽署。作為中國對外援助技術,菌草項目持續運作至今,已傳播到100多個國家,給非洲、亞洲和南太平洋等地區的發展中國家帶來脫貧希望。

  這也映射出習近平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可喜進展。這項富有改革創新內涵的倡議旨在用經貿和基礎設施合作讓人類更好連接起來並共享繁榮。目前五大洲1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已同中國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地球生態系統面臨的危機已成人類最大挑戰之一。2015年11月習近平出席巴黎氣候大會,幾個月後中國代表率先簽署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習近平親自向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遞交了中國的批准文書。

  過去6年,中國加大國內改革力度來兌現保護地球家園的承諾,包括實行大氣污染防治10條措施、推行河長制、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等,不少出自習近平本人的謀劃。

  習近平把中國對外開放推向新境界。他部署、設計、推動了全球首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國家級博覽會。在這次盛會上,他再度釋放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建設和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的訊息。

  參加今年11月進博會的有包括近180家美國企業在內的全球3600多家企業,一周中它們同中國進口商達成578.3億美元的意向成交額,這超過不少國家一年的GDP總量。

  一段時間來,中國連續推出對外開放新舉措:全面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大幅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取消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大幅下調汽車進口關稅,積極擴大進口⋯⋯自由貿易試驗區從1個增加到12個。

  習近平說,「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後」,宣示了「以開放促改革」的重要改革觀。

  「開放!開放!開放!這才是面向未來的最佳做法。」法國前總理拉法蘭連說3遍「開放」來表達他對習近平觀點的認同。

  王珺說,習近平引領中國更加深度參與國際經濟合作,正使中國進一步成為成熟的現代化市場經濟體,也將打造「各國共享的百花園」。

  六、改革永遠在路上,有挑戰更有希望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稱,習近平以驚人的速度改變了中國,中國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在習近平領導期間增長了近40%,亞洲的新秩序「不是正在顯現,而是已經到來」。

  2019年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是一個苦難屈辱的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過程。中國經濟佔世界經濟的比重從幾十年前的不到2%提升到了現在的15%。

  習近平的改革為中國走向復興奠定基礎,這將第一次在人類歷史上創造10億以上人口共同邁入現代化、徹底擺脫貧困並走向共同富裕的奇跡。

  中國的改革也予世界以啟示:發展中國家可以走出一條不同於西方的現代化新路。這擊破了「歷史終結論」和「西方中心論」。

  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恰逢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社會主義國家的成功實踐,給經典學說注入新的生命力。

  習近平致力開創的是一個新興大國可以避免與老牌大國對抗衝突的範例,不同文明之間能夠做到交流互鑑、和平共處。

  改革仍然在路上。要改變世界上最大發展中國家的面貌不是易事。中國人均GDP已超過8000美元,但與美國的57,000多美元相比,差距還很大。中國產業層次低,創新能力不強,財政金融存在風險隱患。

  習近平面臨的挑戰仍有很多,他要以超常的魄力領導黨和國家把改革長期推進下去。對此他懷有信心。

  他說:「過去幾年來改革已經大有作為,新征程上改革仍大有可為!」

  (新華社記者孟娜、張正富、曹凱、許林貴、賈釗、黃小希、王攀、徐弘毅、許曉青、孟昭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