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之窗)以國際法視角:拿《聯合聲明》干預香港事務根本站不住腳

1150

  在香港圍繞修例發生的一系列遊行示威和暴力衝擊活動過程中,一些西方國家頻頻發表不負責任言論,為違法暴力行為撐腰打氣,公然蔑視不干涉內政原則、踐踏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對局勢惡化發揮了推波助瀾作用。部分西方政客還以《聯合聲明》為幌子,聲稱對回歸後的香港仍享有所謂監督責任,對香港事務橫加干涉,甚至威脅如《聯合聲明》得不到履行將產生嚴重後果,其言其行不僅狂妄自大,更是於法無據,完全站不住腳。

  《聯合聲明》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由中英雙方於1984年12月9日在北京簽署,1985年5月27日,雙方互換批准書,《聯合聲明》隨即於當日生效。《聯合聲明》是中英間關於中國收回香港及有關過渡期安排的重要文件,其中沒有任何條款賦予英方干預回歸後香港事務的權利,而且涉及英方的條款均已履行完畢。《聯合聲明》共有8條正文和3個附件。第1條規定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第2條規定英國將香港交還給中國。香港回歸後,這兩條已同時履行完畢。第3條及附件一是關於中方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原則闡述及具體說明,但沒有任何涉及英方權利和義務的表述。第4至6條和附件二、附件三規定兩國在回歸過渡期的有關安排,包括雙方在香港的行政管理、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設立和運作、土地契約以及批約等事項。第7、8條是關於實施和生效的條款。這些規定隨著香港回歸和各項後續工作的完成也都已履行完畢。  

  《聯合聲明》中的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及具體說明,是中方單方面政策宣示,純屬中國內政,不是雙方協議內容。《聯合聲明》第3條明確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表明,在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法律基礎是中國《憲法》,並非基於《聯合聲明》。實際上,早在1982年,中國《憲法》就列入「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的規定,遠遠早於1984年的《聯合聲明》,《基本法》是「一國兩制」的具體化和法制化。《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區的憲制基礎。

  《聯合聲明》更沒有任何條款規定英方在香港回歸後對香港承擔任何責任。英方因《聯合聲明》產生的與香港的法律聯繫,最遲在中英聯絡小組2000年1月1日終止工作時已不復存在。英方無權再根據《聯合聲明》對香港提出新的權利或者責任主張。對於回歸後的香港,英國一無主權、二無治權、三無「監督」權。  

  根據以《聯合國憲章》為核心的國際法基本原則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各國主權平等,內政不受外國干涉。《聯合聲明》只是中英間雙邊文件,內容不涉及其他國家,其他國家和組織更加無權假借《聯合聲明》干涉純屬中國內政的香港事務。 

  龔 新(逢周三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