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潔貞籲統一家暴定義助受害人

299

  【本報訊】初級法院早前宣判《家暴法》生效後首宗家暴案,嫌疑人宣告家暴罪名不成立,改判普通傷人及恐嚇罪,事件引起社會嘩然。立法議員、婦聯副理事長黃潔貞認為,社工局及執法部門之間需明晰《家暴法》的定義並達成一致,若在法律定義上有不同見解,擔心無法啟動有關對於受害人協作機制及保護措施;亦期望社會及早提供調解機制,避免造成因家庭糾紛引起的暴力事件。

  黃潔貞表示,《家暴法》有規定當對受害者身體、精神或性進行持續虐待定義為家暴。現時社工局對家暴有自身定義及判斷指引;在《家暴法》立法過程中亦強調,當家庭成員之間發生的暴力行為,即使實施一次達到嚴重程度已屬家暴。惟她指:檢察官及執法機關對家暴的見解存在分歧,強調有關行為具有重複或持續性才屬家暴,她說案件最終如何判決要視乎檢察院及法官的審判。

  憂難啟動協作機制保護措施

  她認為,若定義存有理解不同,擔心無法履行《家暴法》的指引,包括無法啟動有關協作機制及各部門之間因家暴罪而實施的保護措施。她以醫療費用為例,當施暴者無法負擔,衛生局可預先墊支,若不以家暴罪定性,相信當局為受害者提供醫療支援或協作等機制會存在困難。有見及此,她希望部門之間的溝通和法律的見解有必要達成一致,盡快釐清家暴的定義,繼而作出正確判決。

  黃潔貞又稱,婦聯去年接獲200多條有關家暴的熱線查詢,社工局則收到逾千個電話查詢,立案後亦以家暴輕重之分開展跟進及追蹤;過往社工局無論透過熱線求助或判斷是否家暴的個案均較檢察院高,她期望局方主動與其他部門溝通協調,盡快提出《家暴法》檢討內容及方向,包括不同部門對家暴法定義存有落差,檢視有否不足,並針對《家暴法》協作機制倘無法啟動時,如何完善有關支援及執行狀況。

  受虐婦女暫住院舍經常爆滿

  她最後指出:婦聯提供給受家暴虐待婦女暫住的院舍經常爆滿,家暴問題廣受社會關注,認為現時居民對家暴的意識有所提高,勇於求助及報案,因應部分家暴個案由家庭糾紛引起,她建議社會服務方面及早提供調解機制,盡快化解家庭問題,避免衍生以暴力行為解決家庭糾紛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