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東:准馮瑞權退休損政府威信 促堵行政人員通則漏洞免官員藉退休逃脫問責

502

  【本報訊】正接受紀律程序的前氣象局局長馮瑞權獲批每月可享近8萬元退休金,消息公布後惹起民憤。時事評論員黃東批評說,高官行事作風必須情、理、法兼備,所謂合法只是一般要求,並非合法就「大曬」。馮在「天鴿」事件間接害死了10條人命,政府根本就不應隨便批准其退休,應調查清楚,有結果再作決定。

  他指現在當局做法令整個特區政府威信掃地,行政官員應向社會交代,政府一定要嚴懲,殺雞儆猴,否則以後官員會有樣學樣。他又說,現行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已過時,存在不少灰色地帶和漏洞,促請當局盡快修改,堵塞漏洞,防止再有官員借退休為逃脫問責。

  須完成紀律程序方決定退休問題

  黃東表示,從各種跡象顯示,政府有意拖延紀律程序,「放生」馮瑞權讓他享受豐厚退休金。他強調,不止高官,普通官員都要被問責,不能「放生」那些高官後,便找下面的公務員做代罪羔羊「頂罪」。由於一直以來澳門高官不願意負責,所以才有「高官問責制度」。

  政府早在去年廉署公布有關「天鴿」事件的調查報告,以及行政長官批示成立獨立委員會報告顯示,整件事脈絡及馮存在瀆職已很清晰,紀律程序只是走過場,惟當局遲遲不公布結果嚴懲失職失責官員,更批准有過錯官員享受豐厚退休金,這種做法極之不負責任。「天鴿」事件這個「鑊」應該整個特區政府一起孭,不止是馮瑞權要負責;且「放生」馮,令整個特區政府威信掃地,代價很大。

  政府一直強調依法批准馮瑞權退休,他批評說,高官行事作風必須情、理、法兼備,所謂合法只是一般要求,並非合法就「大曬」,要「過得自己也要過得人」,對公共利益才較有保障。

  按「公職法」馮符合退休條件,然而在公共倫理角度,馮在「天鴿」事件間接害死了10條人命,被「放生」很不可思議。「我諗在第二啲地方呢個情況一定唔會發生!即使喺內地都唔會咁去放生個犯錯的官員。」

  特區政府根本就不應隨便批准其退休,應調查清楚,有結果再決定。如果不是發生「天鴿」事件,他相信馮亦不會申請退休,官員借退休作保護傘免被問責存在漏洞。

  黃東又提到,從危機處理角度,政府處理方法亦很失敗。馮瑞權事件對公務員起到負面示範作用,令人出現「高級官員可以推卸責任」的錯覺,整個公務員隊伍士氣已很低落,政府對馮事件必須態度明確,一定要殺雞儆猴,否則以後官員或公務員就會有樣學樣。

  他指出:官員借退休免被追究責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除了前氣象局局長和副局長,前文化局局長吳衛鳴亦是借退休「甩身」,唯一被停職的只有因涉及違反規定以取得勞務方式聘用人員的前文化局局長梁曉鳴及副局長陳炳輝,不過最終梁曉鳴和陳炳輝二人都只是分別被處分停職45天和10天,可謂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不了了之。

  黃東強調,不相信公職局「睇唔到」問題所在,質疑當局一味用「拖字訣」不去處理。過去多件事件反映現時的公共行政人員通則過時,發揮不到應有作用,政府應盡快修改,堵塞漏洞,立法會亦有責任推動政府修法,令通則更符合社會發展所需,與時並進。行政長官作為官員之首,更應負起責任,就「放生」馮退休事件向公眾交代。

  區錦新:檢討官員犯錯要嚴懲
  【本報訊】前氣象局局長馮瑞權自「天鴿」風災後申請退休,退休金月袋8萬元引起社會不滿。

  議員區錦新表示,事件合法但不合理,而一般公務員及退休公務員犯錯後的待遇有所不同,反映公務員退休制度有檢討的必要,包括檢討對官員犯錯的處罰要有更嚴格要求。

  區錦新表示,馮瑞權申請退休符合法律規定,現行法律未有取消退休金的規定,政府是依法辦事,但他能領取每月近8萬元的退休金,確實引起很多市民不滿,「合法但不合情理」。目前,一個公務員或官員違規,在紀律程序之後,要按過錯嚴重程度接受不同處罰,包括口頭警告、書面警告、罰款、停職、革職。

  根據《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對退休人士適用的處分最嚴重只是停發4年退休金。區錦新認為制度值得檢討,當中有不同情況,倘若犯下同樣嚴重的錯誤,對現職公務員而言,革職後可能不能領取退休金,但對已退休或離職的公務員,最大罰則只是停發4年退休金,兩者之間有落差。

  「制度值得檢討,對官員有沒有更嚴格的要求,體現官員的位置愈高,問責程度要增加?」他指出:事件反映目前公務員退休制度有檢討的必要,馮瑞權是在執行職務上不當、失職、違規,並非刑事罪行;但他提出,失職引致的後果、失誤是否應放入計算受罰之中?作為官員是否應有更嚴格的要求?

  與社會期望有較大落差

  政府表示,公務員及服務人員的退休或退休金的訂定程序,並不影響原有紀律程序,紀律程序會繼續進行。區錦新認為,事件同社會期望有較大落差,相關紀律程序要盡快完成,更有迫切需要檢討制度,對官員的紀律程序要有更高要求。

  至於高官問責方面,他表示,現行政治體制不能發揮作用,澳門的司、局、廳、處級都是政治任命,倘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某領域出問題時,只要有效處理,責任就不會「燒到」行政長官身上;但澳門並非如此,只是「圍威喂」了事。他稱,澳門高官問責因政治制度關係而變得不健全,行政長官要透過普選產生,在政治倫理上加強規範,方能讓高官問責制實切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