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萬金抨司局各自為政 導致今日束手無策困局

非法旅館刑事化有效可行

568

  【本報訊】本澳非法旅館屢禁不止,早前更先後發生涉及非法旅館的傷亡事件,然而政府不同司長對非法旅館刑事化存在分歧。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批評說,政府多年來並沒有重視非法旅館的問題,加上各司局協調不足,各自為政,才導致今日對非法旅館束手無策的局面。他強調,經營非法旅館操作愈來愈科技化、搜證困難的情況下,將處分由行政違法改為刑責是有效及可行辦法,促請政府盡快將非法旅館刑事。

  葛萬金直言,對於非法旅館經營者是否刑責,只能看到特區政府多年來沒有重視有關問題,更對處理相關違法事件束手無策,加上各司局協調不足,各自為政,才導致今日局面。他指出:現行法律,經營非法旅館者處以20萬至80萬元罰款和封鎖有關單位6個月,其實是很嚴重的處分,可惜在調查入罪方面,搜證困難,形成執行率只得一成左右,起不到處分和阻嚇作用。

  他續說,現行《禁止非法提供住宿》法律自2010年實施以,成效不佳,是因為有經營者在旅客入住後,提供一些違法資訊,遇上警方查證,只要說是朋友免費借用住宿床位,警方亦未必能提出起訴;再者,非法旅館住客按法律規定要科處罰款3000元(同上法律規定內容),但只要入住者聲明沒有能力繳付罰款,政府只能放行,僅將他們列入黑名單,待違法者再次入境澳門時繳交或拒絕他們入境而已。

  搜證難執行率低

  在經營者方面,葛萬金指部分業主會將單位給予地產中介人轉租,而中介人往往將物業租予內地住客從事非法旅館,他們會利用網上平台宣傳及繳費,只需到達目的地由中介人或其他人員提供門卡或密碼入住單位,故可能連出租人是誰都不知道。

  出事後,承租者及中介人逃之夭夭,而受損者往往就是物業擁有人,且經營非法旅館利潤甚高,故有很多人鋌而走險做違法事情。

  他說,在操作愈來愈科技化、搜證困難的情況下,將處分由行政違法改為刑責,其實是有效可行的辦法,因為現時搜證由旅遊局督察處理,人數少之餘,專業程度未及警方,加上搜證期間若遇上依靠賭場為生的「古惑仔」或犯事者的住客,確實在調查上存在困難,故他支持非法旅館刑事化,嚴正處理問題,只要加強執行力度及加重罰則,就能立竿見影起到阻嚇作用。

  此外,近日行政會公布,政府批准推動經濟型酒店的營運措施,葛萬金表示認同,但他認為有關措施未能在短期發生作用,因為由計劃到建築和使用,最少需要3年時間,加上澳門土地資源稀少和政府審批程序繁複,同時有意參與者亦會考慮成本利潤,故期望大,但成效未必能解決旅客住宿問題。

  他建議政府應和博企討論,研究將房價在節假日控制在合理水平,並將酒店訂出一定平價的房間數目,或容許房間內的床位個別出租,可能會起到即時功用,紓解非法旅館熾熱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