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溥森:用社團力量助封鎖區居民

934

  【本報訊】本澳早前接連出現多宗醫學觀察酒店保安員群組感染,導致多個地區被劃為紅黃碼區,以及多幢大廈需要圍封消毒,住戶受到一定影響。社會民生促進會會長、市政署市政諮詢委員陳溥森表示,紅黃碼區資源支援足夠,心理輔導方面仍需加強;他建議政府利用社團力量,在紅黃碼區附近設置臨時辦事處,以更清晰居民的需要和更方便向居民提供幫助。

  近日,本澳共設置5個黃碼區和2個紅碼區,陳溥森表示,政府對紅黃碼區在資源上的支援有做工夫,就紅黃碼封控區的生活物資支援,市政署及社工局設有維生及支援小組,除每日向紅碼區居民提供3餐飲食外,在紅碼區範圍亦設有物資收發點,方便居民的親友轉交物資。

  立法列明紅黃碼區僱傭處理機制

  但關注到5個黃碼區均為舊區,居住環境較差,他認為目前政府與市民的聯絡和溝通還有優化空間,需增設更多渠道讓居民向政府求助,除正常3餐的支援外,政府還應為居民加強心理輔導,除解決「食」的問題外,居民還有很多擔憂,包括不能上學、上班,有需要的人無法看病、取藥,以及預約了的事項都要取消或延期等,居民容易產生負面情緒;陳溥森希望能安撫他們的心理,同時幫助居民做好協調,盡量減少對他們的影響。

  他續指,需盡快立例要求紅黃碼區居民所屬公司統一處理機制,將受疫情影響的市民納入打風或工傷形式處理,以清晰的條文列明紅黃碼區居民放無薪假或僱主需支付多少工資,避免出現勞資糾紛。他又建議政府與社團合作,由政府帶領發揮社團力量,在紅黃碼區附近設置臨時辦事處,更好照顧受影響的市民,主動向居民提供協助,減除他們自行致電求助的步驟,可即時處理居民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