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揭露現象不了了之 重創管治威信公僕士氣  議員再追問落實高官問責

160

  【本報訊】立法會昨舉行首日2018年行政法務範疇施政辯論會議,會上多位議員指政府提出高官員責多年,並建立了一系列制度,但過去廉署或審計報告揭發很多違規現象均不了了之,沒有官員需要負責,高官問責制度形同虛設,直至「天鴿」風災專案調查後才真正確立問責制,這會嚴重影響政府管治威信及傷害整體公務人員士氣,他們促請政府真正落實高官問責制度。

  議員梁孫旭批評說,政府強調官員問責有機制,但回看這幾年來,無論廉署或是審計署從不同方面都揭發政府部門眾多的違規現象,但很少看見一些主要官員因此需要承擔責任,而這些問題亦嚴重影響政府管治威信及傷害整體公務人員士氣。例如,早前廉署公布的氣象局相關調查報告,除印證了實施多年的官員問責制度形同虛設之外,亦揭發氣象局內部運作存在不少問題。「8.23」風災委員會在昨日的報告指氣象局局長和副局長可能存在構成違規的行為。這反映了其實現時政府內部的監管機制有能力、有條件和有平台可以對現時的部門展開審查,但當局卻一直沒有去做,往往要等這些事情曝光,發現問題後,政府才去處理。

  問責是否止於局級會否向上問責

  議員李靜儀和高天賜亦提到,除了「天鴿」風災,去年發生多件好離譜個案,官地換官地、細地換大地的益隆炮竹廠事件,當時行政長官表示,會要求廉署徹查事件,以及要求有權限實體對事件中的違紀行為依法提起程序,但之後不了了之,「過一排,社會好似忘記,政府又唔再跟,呢一類型事件,會令公眾對官員問責制失去信心」,行政法務範疇的方針更無任何着墨,質疑當局的「檢討官員問責制」只是空話。

  議員林玉鳳不滿政府提出高官問責10年,但到「天鴿」風災專案調查才真正確立問責制,質疑若只按公職人員通則處理,是否就只等於紀律程序,問責官員是否只到局級,會否會再向上問責?她指出:早前廉署報告披露前氣象局局長疏忽職守,氣象儀器諸多故障無法在颱風天氣下正常運作等問題,如果不是有人死亡,「我哋係咪一世都唔會知?」她又要求當局交代有否審查機制防患未然,在委任和續任官員前知悉是否勝任。

  議員吳國昌則批評,小圈子選特首造成親疏有別,互相包庇的文化,「喺司長(陳海帆)身上就暴露晒呢啲問題出嚟,自己推薦親友入檢察院又得」。他認為,小圈子選舉導致澳門長期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官員問責從未落實的困局。「試想下,發生咗咁多事,如果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特首,有乜可能單純將責任向下邊推,推下推下就當無事?」

  陳司指政府非常重視問責制構建

  陳海帆回應稱,無論是行政、法律、道德方面的問責都是建基於一個制度之下,政府一直都非常重視問責制的構建,在行政責任方面,已明確各級人員的法定義務和職責,要向上級和監督實體負責,如果在執行職務時違反義務,要負上紀律或財政責任。根據主要官員法律,明確要向行政長官負責,即政治責任。在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和領導和主管人員的行為準則等一系列法律中,規定了領導和主管人員在執行職務時,要負起公共行政工作人員一般義務和相關職務固有的特定義務。公務員在執行職務時如有不法行為會適應相關制度,負上刑事或民事責任。主要官員應遵守高度的道德標準,不能作出減損對他的官職所要求的權威、獨立性或專業行為,維護政府聲譽。

  陳海帆稱,明白社會認為問責制度未能落實,當局希望透過公職改革解決相關問題,令到現有制度得以落實,包括提高公務員評核制度的科學性,全面客觀評核各級人員資訊,用科學管理和問責配合部門績效治理。政府的官員問責,不只是紀律責任,還有民事、刑事等各項責任。

  她又謂,現時領導和主管人員均採用委任制度,現行法律要求政府將被委任人過去的履歷和政績公開。她相信主要官員在委任局長時會考慮相關人士過去的工作表現和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