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軌500億未埋單   邊做邊改無法明確整體造價 運建辦變延誤工期亂象源頭

320

  前言

  輕軌工程造價繼續失控,500億元都「埋唔到單」。審計署昨公布《輕軌系統─第四階段》專項審計報告,發現運建辦在2016年12月制訂的輕軌短中遠期規劃共11條走線,涉及投資估算超過500億元,當局至今仍無法明確計算出整體工程造價,且傾向以「邊做邊改」、「判給後才公布造價」的方式,營造「沒有超支」表象。政府在興建輕軌問題上處於騎虎難下困境。同時工程一再延誤,輕軌系統截至2017年12月,只完成氹仔線9.3公里土建工程,佔輕軌一期建設規劃規模的44.28%,且運建辦更成工期延後源頭,運建辦以不嚴謹、不積極的方式協調工程,氹仔線3個工程分段於動工後曾多次獲批准延長工期,其中更有獲延長工期超過1倍。

  判給後公布造價當無超支

  【本報訊】審計署昨公布《輕軌系統─第四階段》專項審計報告,跟進輕軌系統制訂整體投資估算工作,發現運建辦2016年12月制訂的輕軌短中遠期規劃共11條走線,涉及投資估算超過500億元,其中以東線的估算最高,為209.8億元;其次是氹仔線,預算108.23億元。審計署狠批運建辦至今仍無法明確計算出整體工程造價,且傾向以「邊做邊改」、「判給後才公布造價」營造「沒有超支」表象。

   審計報告披露,運建辦沒有就每條走線或整個項目訂定任何造價資料。及至2017年12月,整理各走線的資料,有3條走線未有任何估算,而其餘8條走線亦只有氹仔線有做更新,估算金額為108.23億澳門元。審計署批評,作為如此重大的方向性決定,運建辦於2016年呈交上級審批的建議書中,既沒有每條走線的初步估算資料,甚至整個輕軌項目合共11條走線的粗略整體造價亦欠奉。在此情況下,除了不利於對經濟效益進行考量,亦令到決策者無法掌握將來大概的財政負擔,難以確保符合《基本法》量入為出的原則。再者,路線的規劃有其科學性及關聯性,在合理規劃下,不同路線之間通過協同效應的配合才能產生「1+1>2」的經濟效益;反之,若然日後發現財政上難以負擔,而取消或長期延後個別走線興建的情況下,對於輕軌經濟效益的負面影響亦都會呈現「2–1<1」,這樣更會令特區政府陷入進退失據,甚至騎虎難下困境。因此,於可行性研究或整體規劃階段,一個粗略的估算極具戰略意義。

  此外,截至2017年12月31日,輕軌系統累計總判給金額約為132.73億澳門元,當中有3個主要的合同曾作修改或解除合同,涉及的額外開支及損失總金額約為17.26億澳門元。其中重新判給車廠建設合同涉及6.68億元。餘下兩個合同涉及列車採購和增購。因氹仔線延遲營運,列車系統採購合同延至2019年3月,判給金額額外增加7億元,增至53.88億元;另外,運建辦2013年1月建議並獲准額外採購24組列車,但在2017年8月,考慮購置了的列車數量可滿足輕軌短中遠期線網發展需要,運建辦支付3.58億元解除增購列車合同,主要涉及補償供應商已開展的工作、已購置材料、部分已生產的物料和部件等費用。

  逃避交代詳情工程脫離成本管控

  審計署表示,綜合4次跟蹤審計所反映的情況,特區政府在2007年提出輕軌造價42億澳門元,歷經多年,因種種未如理想的工作安排而影響工程進度,運建辦至今仍無法明確計算出整體工程造價,且傾向以「邊做邊改」、「判給後才公布造價」,製造「從來無講過起輕軌用幾錢」、「沒有超支」的表象,長期逃避交代整體計劃詳情,結果令輕軌工程脫離成本管控的合理範圍。事實上這項由運建辦主導超過10年的工程,投資金額不斷增加,工期不斷延長,管理成效不彰,未來要花費多少人力物力至今仍未能明確公布,基於欠缺全面而客觀的計價過程和開支預算,致使無論公眾還是決策者都較難分析建設輕軌是否物有所值。

  審計署指出:根據國際諮詢工程師聯合會FIDIC《採購程序指引》,評估一個項目是否在經濟上可行,需要具備切合實際的估算,而優化公共工程的招標程序,提高重大工程的透明度,是落實施政目標的最基本要求。為此,運建辦應加大力度認真履行法定職責,在輕軌系統邁向下一階段之際,把握最好時機,展開中期檢討,參考國際大型工程行之有效的方法計算出造價,負責任地做好整體規劃,為輕軌工程的未來跟進方式及科學決策提供更全面的資料和理據,開誠布公解釋社會各界提出的質疑和憂慮,切實汲取教訓,為下一階段的工作制訂合乎常理的計劃,並追回配合特區整體交通政策的進度。此外,所有工務部門都應以輕軌工程出現的各種問題為借鑑,認真檢視公共工程的不足,杜絕類似問題再發生,挽回公眾信心。